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华裔画家赵无极与瑞士的未了缘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3-09-22 09:14:12    来源: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点击:

  

赵无极和他的画 (ascona-locarno.com)

赵无极和他的画 (ascona-locarno.com)

 

  赵无极,与贝聿铭并称为海外华人的“艺术珍宝”,其深谙中国水墨山水,并将之融合于西方油画的特殊风格,在海内外取得了巨大成功,被英文媒体誉为同时期最伟大的中国画家。

  2013年4月9日,他于瑞士沃州逝世,享年92岁。在其身后,他的画作更是水涨船高,香港苏富比秋拍将推出的一幅三联作,估价在6800-9000万港元。

  而他过逝后最大、最全面的回顾展已在瑞士洛迦诺市中心的Pinacoteca Casa Rusca美术馆开展,自今年9月12日-明年1月6日,观众们可以看到囊括他重要艺术时期、多种艺术类别的作品。应观众要求,展览也可能延至次年春节之后。

  开幕式

  9月15日,在洛迦诺市中心鹅卵石铺就的Sant'Antonio小广场旁边,Pinacoteca Casa Rusca美术馆举办了赵无极回顾展的开幕式。这是一座具有18世纪风格的古典庭院,三层楼的展厅分别布满了赵无极先生的画作。

  赵无极的法国遗孀Françoise Marquet,赵无极基金会的艺术总监Yann Hendgen、伯尔尼使馆政务参赞张军辉、洛迦诺市长Carla Speziali女士以及卢加诺文化部门负责人、相关人员均赶来道贺。小小庭院一时挤满了人,这在寂静的洛迦诺周日,很引人注目。

  尽管在赵无极生前,也曾不定期地举办过多次展览(包括在中国),但如此全面的非常少见,因为展品分别来自赵无极基金会、洛迦诺市收藏,以及非常重要的、赵无极在洛迦诺的朋友Nesto Jacometti先生的捐赠。

  融贯东西

  自上世纪30年代始,中国的艺术家一直都在探寻突破中国传统,融入现代西方、与时代同步的艺术感觉,赵无极无疑是其中的成功者。他40年代在巴黎受到当时正流行的塞尚、马蒂斯、毕加索等西方印象派的深刻影响,随后更是进入到抽象的世界,且将中国水墨画的象征意味,引入到西方油画的抽象况味之中,在东西方之间相得益彰、游刃有余。

  “展览共展出83幅赵无极的作品,时间跨度自20世纪40年代直至21世纪,是一次少见的、非常全面的展览,”瑞士卢加诺市亚洲艺术负责人、公共关系处高级专员钟佳宏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说。“我们也想展现赵先生是如何将中国技法融入到西方油画中的,”布展负责人之一Yann Hendgen谈到。

  展厅一层是赵先生的早期作品,画于40-50年代,也有中国的山水风景画,尺幅较小;二层以水彩、素描及版画为主,多为50-60年代的画作,从这一创作时期起,赵无极的画就开始尝试性地引入“墨”的概念和中国的意象;三层以大型油画为主,其中有著名的兰花(Orchidées)、向我的朋友让-保罗·里欧贝尔致敬-两棵加拿大枫树(Histoire de deux érables canadiens;三联;195x420),以及致莫奈(Hommage à Claude Monet;194.5x485),多为巨幅画作,创作于80、90年代,及21世纪。观摩赵无极的回顾展,无疑是理解揣摩其画风变化的重要经历,也是一次体验东西方艺术交融的美好经历。

  无极与瑞士

  赵无极逝世后,其首次大型回顾展既不是在他的长期居住地巴黎开展,也不是在其故乡中国,而是选择了他最后的居住国-瑞士,这显现出他与瑞士的缘分。

  他的早期绘画教育,包括1935年进入林风眠的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学习,都与同时期的吴冠中等画家相差无几。然而,自从他48年移居法国之后,其画风开始了明显转变。在这一时期,他不仅与毕加索相住甚近,还与瑞士著名的画家、雕刻家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比邻。也正是在巴黎的这段岁月,他结识了今后成为瑞士著名出版家、艺术批评家的Nesto Jacometti。而后者不仅于50年代帮助他在瑞士举办了2次重要的版画展,并于日后成为赵无极画作的重要收藏人;而且正是Jacometti,让无极于1951年认识了保罗·克利(Paul Klee)的画,并对他今后一生的创作,都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有人说,无极的整个50年代,都在模仿克利,无论是他的线条、色彩、肌理、还是调子,都脱不开克利的影子。而他的这一绘画时期,也被称做是“克利时期”。从这一时代起,他“有形”的图像渐渐演变为“无形”的色块,他一直在从克利身上吸取着能量,迎接着新的创意和灵感。然而慢慢地,他不再满足于模仿,开始尝试加入东方因素,用打破西方绘画技法、融入中国古典,特别是水墨的形式超越了克利。

  这是他与瑞士的一段缘,然而缘分还没有断。

  最后的宁静

  2011年秋,赵无极从法国巴黎迁往瑞士莱蒙湖畔的Dully,为什么?他的遗孀Marquet断然拒绝了记者的提问,因为与赵无极的独子赵嘉陵的遗产官司,她不愿再接受记者的采访。开幕式当天,Marquet身着黑色小西装,脖子上围着颜色绚烂斑斓的围巾,很有一点无极油画的味道。她与周围的人自如、熟稔地打着招呼,看得出,即使是在瑞士的意大利语区,在艺术圈里,她也是如鱼得水。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华裔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