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谢德庆:我的作品不是哪一件而是一生(2)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4-23 22:45:43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

  问:所以这个状态跟《一年行为表演1978-1979》(“笼子”)这个作品是有直接联系的?

  答:艺术和生活的关系是紧密的,但是艺术经过了转换,而不是生活的直接再现。我的作品并不是直接关于非法移民议题的,我的思考并不是设限在那个议题里。在纽约的前四年,我下班后总是在工作室来回踱步思考艺术应该如何去做,却什么也做不出,内心充满挫折感,直到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这个思考和度过时间而什么都没有做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件作品。我的作品就是在讲这个,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度过时间。你是你自己国度的王,选择什么方式度过时间?国王与乞丐都一样,做了很多事,或是什么都不做,对我而言没有太大区分,都是度过时间,度过生命。

  问:后来你的一系列作品都将时长设定为一年,是这段经历让你对“长时间”尤其敏感吗?

  答:我用一年,因为这是地球绕太阳一周的时间;是人类计算生命的基本时间单位;是生命里面周而复始的一个循环,这是属于人类文化里面都共通的。另外,可能这样听起来有些反讽,不过我相信自己具有浪费时间的才能,在这上面有所成。

  问:那外界对你作品的评论,比如说《一年行为表演1980-1981》(“打卡”)象征着现代社会中人的时间被工作、被资本控制的状态,你怎么看?

  答:一件作品是可以让人自由诠释和想像,不过有些阐释并不是我的本意。在《打卡》这件作品裡,我不是做朝久晚五的工作,而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重复一件事情,周而复始一年,这里包含了工作和生活,同时我的工作不制造“产品”,而只是每小时地标注时间。但从社会政治角度去阐释是有窄化的可能,这当中有一种哲学层面的思考,就像西西弗斯一直在推石头上山,石头滾下來他又推上去,有时候你对抗命运的方式,就是尽力地去做荒谬的事情。在《户外》这件作品里,和《笼子》相反,我一整年不能进入室內,那是在空间上和心理层面的放逐,是用另一种方式度过时间,但同样都是消耗生命。我的作品以不同角度呈现对于生命的思考,这些角度都是基于相同的前提:生命是终身徒刑,生命是度过时间,生命是自由思考。

  问:最后一件作品《谢德庆1986-1999》("十三年计划")结束时,在2000年的第一天,你为什么会说“我存活了”来宣布结束作品?

  答:在之前那一年的《不做艺术》之后,我很难再回去做前面那样一年期的作品,所以我选择了做《十三年计划》,从1986年我的生日,12月31日,到世紀末的12月31日,在十三年内做作品而不发表。在这十三年里,我做了一件作品,就是《失踪》,我离开纽约,没有告诉任何亲人或朋友,去到西雅图,一个人都不认识,一切从头再来。本来准备到阿拉斯加,但我没做完就放弃了,又回来纽约。这就像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十三年,我所完成的就是活着,仅仅是存活也成为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

  问:最终创作为什么停止了?

  答:第四件作品,《绳子》,结束后,到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我都还没有下一件作品的想法,但我不想作品间隔超过一年,所以就有了《不做艺术》这个作品,不做艺术只是生活一年。实际上,这件作品迟早都会出现,只要是在我没有想法的时候就会发生,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到这个阶段了,第四件结束后,这件作品就露出来,是因为我已经没有有力量的想法了。但我把这种没有力量、没有艺术家的创意当做是一个可以面对的事。我的作品是在讲度过时间,而不是如何度过时间;只是讲生活的底线在哪里。另外我在讲一个很不一样的观念,人家会讲创作上你已经江郎才尽了,其实这个不会伤害到我。在我看来,能够一直产出有力量作品的艺术家不是很多,实际上大部分已是不断重复。人都有共犯的心理,这样做得多了,大家互相讲这样有多好,也就继续下去了。但严格讲,大多数艺术家都有这样的过渡期,会跌下来。那跌下来了我就这样结束,不做艺术已经成了我的出口。为艺术我已经提不出来什么新东西了,我就失去了自己的艺术事业。但是失去事业,我也得到自由。

  问:为什么其他的艺术形式你也都没有考虑了?

  答:这样讲,好像是利用自己的名声让自己生意兴隆。我跟你讲,我不是这样考虑问题的。如果艺术是我的职业,当然继续做下去会更加重要。但艺术不是我的职业,是我的生命。我开始做艺术,探讨生命存在、时间流逝这种本质问题,这不管是不是艺术家都该有对生命的一种探究。只是现实中,人为了某种需求把这个扭曲成一种职业因素。所以我是接近你问的探讨艺术的本质是什么、艺术家的责任是什么。虽然我讲不出来,但至少我试着在做,至于做得够不够,就是我自己该反思的问题,所以我会觉得顺其自然。我的作品不是哪一件,而是整个一生。如果我只是为了继续艺术这个职业而去重复自己,体系需要什么你去做什么,我不这样。比如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去画画,我不能说画画都是出于商业考量,但人家问我却往往有这个含义,其实就说的是卖钱,因为绘画是传统上最容易收藏的艺术形式。我不会随便把艺术降到只为了艺术市场,如果说我要去画画,我也会要求自己找到新的东西。所以我的问题是:还有没有能力去提出一种新的推进方向?没有的话我就不要画蛇添足。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谢德庆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