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尹沧海大写意创作中的禅宗意识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2-03-11 16:15:48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

  文/陈明

  晚清以降,西画东渐,中国画家深受影响,东西融合之法渐成法门。与此相应的是,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传统文化屡遭破坏,传统精神日益颓败。从根本上看,中国传统文化建立在儒道佛三家学说基础之上,无论是绘画还是诗词歌赋乃至古典音乐,皆与传统哲学有不可分割之联系。于中国传统绘画而言,儒道佛理论尤为重要,即如山水、花鸟、人物等等,无不或显或隐地反映出深刻的传统思想。这当中,禅宗对绘画的影响至关重要。中国传统绘画与禅宗结缘极早,佛教于汉代传入中国,而禅宗则始于不久之后的南北朝时期。禅宗分为南北二宗之后,北禅渐衰,南禅日隆,对中国传统绘画影响亦益深。自唐始,禅宗思想深刻影响到古代画论,禅机画理交互渗透,出现了以唐王维、宋苏轼、法常、梁楷、明青藤、清石涛、八大等为代表的一批以禅入画的文人画家,产生了“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虚静空灵”、“我师我心”、“师心自用”的禅画理念。对于中国文人画来说,禅为逸事,无禅不雅,画风自然趋向含蓄、寂静,并进而得到安宁、空灵的韵味。画家以画为禅,将绘画作为怡情养性的道场,其画境必然恬淡静气,格调高雅,即若“心同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彻底清”。中国画家,尤其文人画家,之所以崇尚淡泊,是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淡泊才可脱去匠气、人间烟火气,处于自然的或融入自然的生命状态。在他们看来,中国画境界的空灵高格,需要画家超凡脱俗的心性,缺乏禅思的画家不能进入高妙深远之庙堂。

  然而,上述这种传统思维在当代画坛似乎已经成为奇谈怪论,当代绘画无论形式还是风格皆极多元化,整体面貌极其丰富,但细细研究,便可发现,画风浮躁浅薄者甚多,特别在传统绘画领域,深谙传统文化者极少,多数只知皮毛。就禅宗学说而言,不但研究者甚寡,以禅入画者更是寥寥无几。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情境下,仍有一些画家浸润其间,孜孜以求之,经年月久,终有大成。其中,画家尹沧海可谓其中翘楚。

  尹沧海,安徽萧县人,又名老沧、月明上人。幼时痴于艺事,早年入天津美院、南开大学求学,于艺术道路上艰辛跋涉,终成一家之貌。沧海善禅道,好佛理,其画作逸气十足,旷达豪放,清奇高雅。早年尝因世俗之弊感慨且愤愤不平,然因通达禅理而归于淡泊。淡泊于尹沧海来说,不仅是一种志向,亦为一种处事方式,如他自述道:“不意天佑愚人,因缘随喜,内观洗性,欢喜心、清净心、平等心已了然物外。”能了然物外,便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作为画家,尹沧海是独一无二的,他身处尘世,却向往山林;生活安逸,却常有孤寂惆怅之情,如其所言:“概昨日之我非今日之我,今日之我又非明日之我,唯山林之想往,则与日俱增。”古之先贤因感叹天地之苍茫,人间之无奈,内心世界往往有无尽的孤独。但这种孤独并非现实之孤独,而是一种“超然孤独”,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之孤独,如庄子,如屈原,如王维,如倪瓒,如八大,如溥儒。因了孤独,他们的内心世界一片孤寂静穆。静穆则驱除尘世一切喧嚣,将其带入幽远清澄的空灵世界,荡涤心间污垢,使心如冰壶一般清澈空明。正如苏东坡所言:“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只有孤寂静穆才会产生因静而空、因空而灵之境,而这是一种回归自然、宁静淡泊的心灵历程。我们在尹沧海的许多作品中,便可见到这一片清幽心境,如《江头人独立》之孤静苍茫、《心闲便是神仙》之清静雅致、《闲卧松云》之散淡寂寥、《莫道山中岁月长》之枯寂空泛、《独应于无人之野》之冷寂幽静。以禅入画,或禅,或画,或机,或理,或禅画,或画禅,是尹沧海创作最为独特之处,除此之外,大概就是在画中所隐藏的深深情愫了,这种情愫当中,有对自然的向往,有对家山的怀念;有对儿时的回忆,有对父母的想念。

  在笔墨上,尹沧海的画以简取胜,这无疑对笔墨有极高的要求。对尹沧海来说,绘画是体现禅意的媒介,画家通过对自然万象的写意,达到探取事物真相之目的,画面背后之意蕴才是其追求所在,即如禅宗所言的“妙有性空”、“随缘素位”,只有舍相求真,才可参透大千自在之境界,而这,通过极简的用笔便可达到。正因为追求简逸,尹沧海用笔旷放飘逸,墨色淋漓,观其山水,满纸烟云流荡,画意盎然;观其人物,笔墨纵横,怪诞放任;观其花鸟,笔墨酣畅,清秀雅致。尽管有所不同,但皆禅意盎然。尹沧海追求的是一个淡泊幽静的水墨世界,他认为,水墨写意画是对形色的超越与解放,正如《金刚经》偈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因此,在尹沧海的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以墨代色,以简化繁的笔墨,自然质朴而气韵灵动的画境。如《洞庭波涌一僧来》只有一石一树、一舟一人,简之不能再简,但细细体味,便可觉大有深意。佛云:“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诸佛圆通,更无增减。流入六道,处处皆圆。万类之中,个个是佛,譬如一团水银,分散诸处,颗颗皆圆,若不分时,只是一块。此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佛家之说,“一”乃一切,因而,写意者无需以众多来表现众多,不以体现众形而描绘众形,众多即“一“,”一“即众多,这种禅宗思想在《远离颠倒梦想》一画中亦可体现:一僧一烛,孤寂潦倒,笔意酣畅,写意之极,但与佛家揭语相得益彰,个中滋味,观者自尝。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张双龙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尹沧海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