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朱中原:我的失联旧友黎明中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3-30 20:17:57    来源: 东方早报   点击:

  朱中原

  马航MH370失联已超过9天(编者按:截至3月17日发稿时止)了,直到现在仍无任何救援消息。我想,希望终究是渺茫。

  此次失联航班上,有我一位忘年老友、书法家黎明中,我祈祷他能逃此一劫。他额头饱满,颧骨高耸,目光如炬,炯然有神。黎明中虽已年届七十,但仍精神健硕,谈笑风生,幽默风趣。他曾任职江西省委副秘书长,但宦海沉浮,仕途并不顺畅,后因受李瑞环赏识而被调到李瑞环身边工作。可谓饱经仕宦沧桑。

  我们相识于2012年年末在上海举办的一场个人书法展上。那天他的展览热闹非凡。不少书法界、评论界名流都到场对黎明中的书法艺术和虔诚、执着的习书态度给予了高度评价。尤其是他的谦逊和对书法艺术的自我反思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他善于反思自我,解剖自我,他自己就像一把犀利的手术刀,时时剖开自己的心脏,一探究竟。这是一种自我镜鉴,同时也照亮了别人。那天他特别高兴,他说他很感慨,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临别时,他送我们每一个人走,而且执意要送我到去往机场的地铁。我不肯让他送,他却一直送到地铁里。我不忍舍他而去,但他笑着,使劲地挥手,把我送走了。我回过头来一看,他竟然还站在那不停地挥手。

  上海一别后,彼此都忍不住离别的痛苦,于是便频频电话,频频短信。他对每个人都是如此。

  他时常说,他很感念认识我们,是我们的出现,让他活得更有意思。我想说的是,恰恰是他的出现,使得我们更加认识到了什么是人生的价值。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北京。他一到北京,即联系我,说要请我好好坐坐。他特意安排了一场晚宴,参加晚宴的只有三人:他、一位海南籍企业家、我。

  饭毕,我起身要走。他问我住哪里。我说我住通州。他说太远了。我说还好。他说,“要不这样,如果你不嫌弃,你住我这酒店,我俩同居,反正我这房间太大,一个人住着不舒服,也没个说话的。”我惊讶地说,那哪成。他说,“就这样,你赶紧跟你夫人打个电话,就说今晚跟一个老头儿同居,很安全,不要担心。”我怎么也推脱不过,只好住下。房间是个套房,没等我开口,他就说,“你住里面,我住外面。”他说他住里面太热睡不着。话还没说完,他就要到外面去布置了。我知道他耍赖,我执意不肯,我说,我哪能让一位老人睡外面沙发,我睡人家床呢?这以后让我咋做人呢?可是,我说不过他。最后我想了一招,我说我想看电视,会看到很晚,只有外面才有电视。他勉强答应。

  就这样,我跟他竟然同居了一晚。那晚我们聊得很晚,聊了很多。尤其是聊到他的从政经历,聊到他跟赵紫阳的一次经历。他说赵紫阳一次到他所任职的省考察,后开会了解情况。赵紫阳在干部面前表现得非常平易近人,甚至有点随便。他清楚地记得,一开始会场气氛很紧张。赵紫阳坐下跟干部们聊天时,便把鞋脱了,并挠了挠脚,然后很放松随意地跟人聊起天来,原本紧张的会场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干部们看紫阳脱了鞋,也变得很放松,由于天气太热,就大胆地脱了鞋。

  这一特殊的细节令他终生难忘。也许是赵紫阳的这些细节感染了他,使得他一直很放松、心态平和。他聊天时,时常笑谈生死,面对生死,他泰然自若。这深深感染着我。

  可是今天,我却突然见到他航班失联的消息。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事实。我一接到消息,马上拨他电话,但对方手机一直提示无法接通。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随后,又陆续接到圈中好友电话,询问我消息。我又向其他好友询问,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我流泪了。

  不管结局如何,我想他一样会笑对生死,我想他会认为他是幸福的。因为他该做的事做了,该遇到的人遇见了,该结的缘分结了。不管他在哪里,他都还有我们这一帮很好玩的朋友。他一定很坦然。如果他此次逃过这一劫难,我想他一定会认为自己活得赚了。

  愿上天保佑他。■

  (作者系《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部副主任)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朱中原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