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骋情惬意 腾天潜渊--林岫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6-07-09 12:41:16    来源:盘古艺术网   点击: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始,九州蓬勃而起的书法热潮,吸引了大量青年书法爱好者。如今,书法振兴走过了三十多年,岁月逝者如斯,当年的书法青年已经步入中年。其中执著艺术追求,经历大浪淘沙能坚持下来的,大都已经成为当今书坛中青年之佼佼者。容铁即是其中令人看好的一员。
        艺事不易。成功者都各有一番苦心历练的风雨兼程。容铁出生于江南水乡,自幼喜好书画,八岁开始习书,渐长不辍,临过大量碑帖。幼习唐楷,日课以柳公权《神策军碑》垫下基础,又在祝嘉先生指导下,学习《张猛龙碑》、《张黑女碑》,始备骨格,后又求教于苏州沙曼翁先生学篆刻艺术,十六岁又至南京得林散之先生亲授。名师亲炙,数业同修,令他眼界大开。他创作的篆刻作品,清新婉约,在印坛别开门庭。行草书,心慕手追“二王”书风,得晋人书法尚韵气息,后又临习董其昌、徐渭等家名帖,淹贯意会,颇有心得。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其书法篆刻作品相继入选全国二、三、四届篆刻艺术展,特邀参加国际一、二届书法篆刻艺术交流展,中日篆刻家作品交流展以及全国第四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面对佳讯频传,他没有自负压力,而是不断鞭策自己冲刺新的起点,激励自己去获取更加艰难的进步。1990年其书法篆刻作品荣获江苏省第二届青年书法大赛一等奖,四年后,方过而立之年的容铁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首次以“京漂”的身份,举办了个人书法篆刻展。又逾四年,1998年由容铁主编的我国首张软件光盘《中华书法大辞典》问世,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容铁成了书坛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从此,容铁虽然漂泊京城,但因为有了自己明确的信念,每日读书临池,提高修养,加之善学应变,适机驭时地跃上潮头,创办杂志,策划活动,出版图书,迎浪而上,又成了京城艺界最敢拼搏的弄潮儿。他为其处世修业定了个准则,是“漂而不浮”。他说,“艺术靠的是真功夫和真学问,来不得半点虚浮。只有不辞劳苦地练功储学,长期积淀坚实的基础,我才有可能真正立足于北京”。现在,容铁已经定居北京,成了京城艺界“漂族”成功者的“范儿”,每天忙颠颠,乐滋滋,活得非常充实。
         近十余年见过不少中青年来京拜师求艺,有些人原本基础不错,在当地抑或小成,不知是过分钦羡师名还是过分迷信师说,汲汲步趋,由追仿师风而辗转仄径,结果“学漂”近十年,或点划拘谨而流于滞,或肥媚乏力而流于俗,或横肆竖插而流于野,甚者居然“克隆”出窍,与其师所书并观,俨然“书迹父子”,堕入绝境窘境;纵能鹞子翻身,重新作为,然而痛惜逝去的年华,只能困苦自咽。居京城,确实大不易,虽然现在诸多条件远胜于当年那位干谒顾况的白居易,但生活费用高飈,人际关系复杂,派门七荤八素,中青年不钻营,不“拼爹”,欲实打实地单凭功夫学问,崛起自立,那一通吃苦受罪,曲折坎坷,真可比蚕丛鱼凫。
        容铁的京城打拼,总的来说,比较顺遂,甚至是幸运的。即使“艺漂”的那十几年,因其谦虚好学,广结善缘,常得名师指点和友人相助,闯荡中难免的磕磕碰碰和委屈曲折,他都坚强挺过,无怨无语。淮扬人的深沉细腻,结合其玩命勤奋的投入和爽朗乐观的脾性,再加上改革开放的文化机遇眷顾了他,遂有了今天的可喜成就。
        学艺从师,方法与临习碑拓墨帖大致相同,也讲究善从善出。善出者必然善从,但善从者未必都能善出。这就是修行和创造的区别,聪明的艺者自然清楚。容铁求师不囿门庭,转益多师,善于取补,故而在学习中能自得其乐,自适其变。容铁的书法创作通常以篆隶书体为主打,不拘峻整,喜欢峬峭意外,似乎很符合其个人的气质,写起来也比较得心应手。容铁的书法创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印从书出,书从印出,书印投契互补。其书法篆刻作品追求秀劲雅健,结体宽博,点线跳荡飘逸,笔势别有张力,故而刀笔挥之,收获的是逸趣。篆法取自汉镜铭文,隶意来自汉砖文字,融合自然,颇具金石气。其点画刚柔相济,笔势大开大合,加之墨色变化多端,通篇章法疏密相间,节奏感强,不失率真文气,形成了近几年宽博雄厚的书法风格。
        容铁的聪明还在于学而不怠不倦,用而无拘无束,不落窠臼。熟悉容铁创作的艺界中人,初看其书画以为二者貌合实异,待细细品味后又觉得二者貌异而实近。他在书画创作方面大胆的探索与尝试,以及对个性化的不尽追求,凸显出他独特的审美情趣,也许其书画作品的永无定相,正是其可贵的特质,让他在艰辛跋涉之后自享创造者的欢乐。
         容铁的书法作品,既有传统意味,又具时代审美情趣。骋于情,惬于意,或逾规矩,或主矫变,不事刻意摆布,故字里行间蔚然风格不难,若以长远发展的眼光观之,其不足之处是部分作品纵笔不思收敛,用墨恣肆形表,尚未深刻领悟东坡用墨须得“精彩焕然”的点拨。行笔至此,想起清代王澍《论书剩语》那段名言:“束腾天潜渊之势于毫忽之间,乃能纵横潇洒。不主故常,自成变化。然须笔笔从规矩出,深谨之至,奇荡自生,故知奇正两端,实惟一局。”容铁笔墨能张扬个性,出奇制胜,固然可圈可点,倘若日后进一步大力回旋,以正补奇,复归平正,相信在今后艺术创作道路上会走得更加坚实,不负期待。灯下感言,聊以为序。
                       
  辛卯岁暮大寒紫竹斋灯下
 

(作者林岫,著名诗人,学者,书法家。原新华社中国新闻学院古典文学教授,曾连任两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作者:林岫   责任编辑:弘艺
分享到:

关键词TAG: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