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页面之外:当代艺术与艺术批评对对碰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9-08 20:18:56    来源: 南方都市报   点击:

  南都讯 记者黄茜 实习生 陈阳发自北京 作为欧洲最前卫和最有影响力的国际艺术组织,F rieze团队2014年首次在中国亮相,“Frieze对话在北京”于8月30日在央美美术馆举行。主办方表示,本次会议的初衷在于扩大Frieze在北京的影响力,并向中国艺术家与机构伸出合作的橄榄枝。   

  以杂志介入当代艺术

  Frieze总部位于伦敦,《Frieze》杂志和艺博会是其旗下的两大产业。F rieze以创办当代艺术杂志起家,早在1991年,年仅二十出头的阿曼达。夏普和马修。斯洛特瓦尔就共同创办了《Frieze》杂志。杂志第一期以达明。赫斯特的作品为封面,表达了创办者对当代艺术的敏锐触角。2 0年之后,《Frieze》已成长为一本具有国际声誉的当代艺术和文化杂志,每年出版8期,包括论文、批评和专栏等,均由当今最前沿的作家、艺术家及策展人撰写。

  《Friezed/e》创办于2012年,是一本德英双语杂志,发行地在柏林,提供德国、奥地利、瑞士等地区当代艺术和文化的深入报道。《F r ie z eM asters》杂志则依托于同样创办于2012年的F riezeM asters艺术博览会。三本杂志(尤以《Frieze》杂志为主)确立了Frieze团队在当代艺术界和批评界的位置。

  著名策展人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曾表示:“没有人读过Frieze杂志后不去改变”。而艺术家徐冰亦在会议当天回忆,他在纽约的那段时间,经常到书店里翻看《Frieze》杂志,不是为其文字内容,而是为了杂志的纸张、字体和美妙的形式感。

  以艺博会建立国际声誉

  FriezeLondon艺博会由同一团队创办于2003年。该展会每年在伦敦中心地带的摄政公园举办,是伦敦首批国际当代艺术展之一,也被《星期天时报》等媒体称为平地而起的“世界最精彩的艺术盛会”。如今,每年10月的“Frieze周”已成为伦敦最具有文化气息的一周。

  2012年,Frieze启动了另外两大艺术博览会:FriezeN ew York和FriezeM asters,前者每年在曼哈顿兰德尔斯岛举办,是FriezeLondon艺博会在美国的“分店”。后者则将关切投入到现代艺术,是与当代艺术博览会相对的现代艺术大展。

  有人说FriezeLondon艺博会相当于中国的“艺术北京”,实际上,后者在规模、影响力、学术性、多元化、开放性、成熟度方面都无法与F rie zeLondon相比。在中国,F rieze团队的创业史成为许多艺商和机构效仿的榜样,有所不同的是,无论是《F rieze》杂志还是艺博会,都经过了几十年潜心沉淀,而中国的出版界和艺博会更多被市场立竿见影的商业性所裹挟。

  希望与中国艺术家建立战略性合作

  在上周六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Frieze团队创始人马修。斯洛特瓦尔亲临北京现场,以图文形式向观众介绍了《Frieze》杂志创办和成长的历史。

  马修。斯洛特瓦尔表示,希望中国对艺术感兴趣的人也对Frieze感兴趣。他说,Frieze与中国艺术界的合作关系非常重要,此行来到北京参加对话活动,是希望让更多中国艺术家得到消息,建立与Frieze长期的、战略性的合作关系。

  事实上,Frieze曾经在大师展中介绍过中国古代的著名艺术家,当代中国画廊和艺术家参与Frieze艺博会也已有多年的历史。

  同时,与时俱进的《Frieze》杂志也将以新媒体的形式空降中国。8月30日当天,Frieze已启动同名微博和微信平台,开辟中国板块,每个月将《Frieze》杂志的精要内容翻译成中文,以飨读者。

  学术论坛

  发布会当天同时举行的还有学术论坛“页面之外”。论坛由《Frieze》杂志特约编辑秦思源主持,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教授汪民安、《艺术界》及《艺术新闻/中文版》执行出版人曹丹、艺术家王音、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U CCA馆长田霏宇等参与了讨论。艺术从来离不开艺术批评,当代艺术更是艺术与文字、艺术家与学者/批评家、工作室与学院、创造者与阐释者的积极合谋。古典画家可以独自在画室里完成一幅绘画。而当代艺术生产却明显地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艺术家的创造,其次是批评家的阐释。后者的存在如此必要,没有文字对艺术多维度的意义的生发,许多作品将成为晦涩的符号,无意义的器物、凌乱的影像、荒诞的行动、不被理解的美。

  艺术家徐冰:我喜欢文字不属于文字本身的那一部分

  就创作而言,徐冰是与文字发生最多关联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天书》,是一本所有人都读不懂的书,他新造了一些不是汉字的字,这些字只有能指没有所指。《地书》则是一本所有人都能读懂的书,采用通用的图像符号,清楚地表明文字并非先验存在,而是约定俗成。

  徐冰表示,他的作品确实与文字发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关系”。“正常的文字是通过传达、沟通、交流起作用,但我的作品却意在不沟通、阻截沟通或混淆概念。”徐冰说,之所以不使用文字的正常功能,是因为“我们那一代人在刚刚开始接受教育的时候,国家就开始了简化字运动,政府一会儿宣布要用这种文字,一会儿又宣布要用那种文字。这给我们的大脑里植入了一种颠覆基因,即文字是可以‘玩儿’的”。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当代艺术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