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梁江:许鸿飞搞笑雕塑背后的含义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3-05-19 12:04:33    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

  雕塑家许鸿飞的作品个展赴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成为今年春天一件艺坛盛事。在我印象中,广东雕塑家到北京开个展的并不多见。加上许鸿飞现任广州雕塑院院长,策展人罗一平先生则为广东美术馆长,这样一个展览便不可避免要带上某种代表性色彩。

  在媒体记者眼中,担任着专业创作机构要职的许鸿飞更多时候是体制内的“号外”分子,是一个为人行事逾次超秩的另类艺术家,甚至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人物。而许鸿飞对此不仅欣然接纳,还进而把自己的艺术取向归结为“强调创作的趣味性”、“捕捉创作的偶然性”,由此,形成了“非主流、非学术、非计划”的三大特征。

  这是一个饶有意味的“许鸿飞现象”。许鸿飞敢于放言“广东艺术界太保守”,特立独行的个性和与众不同的处事方式,似乎也很符合人们心目中预设的艺术家形象。我以为,在许鸿飞这些轻松写意的作品中,包含着他认真的思考,包含着超出雕塑乃至关乎当今艺术发展的普泛性意义。以搞笑的方式诠释他一系列搞笑作品,可能只是一种善意的误读。

  许鸿飞199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接受过正宗的严格的学院派雕塑教育。这一二十年来,他创作过不少纪念性、主题性、“主旋律”的作品。汶川县城入口的《大禹》,红军桥头的《送别》群雕,2008年抗击冰灾的纪实雕塑《九天九夜》,都有着广泛社会影响。他还有数量众多的公共艺术、环境艺术作品置放于广东、湖南等多个城市。毋庸置疑,这是一个有着扎实功夫、有很强主题创作能力的新一代广东雕塑家。

  说到新中国五六十年来的雕塑,广东雕塑是分量很重的一章。潘鹤、关伟显、梁明诚、唐大禧、黎明等人的名字为人熟知。《艰苦岁月》、《五羊雕像》、《欧阳海之歌》、《广州解放纪念碑》、《彭大将军》、《崛起》等作品已成为与新中国历程相连的经典之作。而从许鸿飞“快乐的胖女人”系列作品中,普通观众不难看到与以往广东雕塑的反差,专业人士更一望而知其中的离经叛道趋向。而这,才是他之争议性的根本所在。

  平心而论,许鸿飞有着尊重前辈、崇拜传统的一面。他一方面认为广州雕塑圈子过于保守,同时又强调“我非常尊重雕塑界的前辈们”。他还感叹“我们的老祖先太伟大了!商周青铜器、秦始皇兵马俑、汉代陶俑、霍去病墓、四大石窟的佛雕……这些雕塑作品都是中华瑰宝,但是百余年来它们几乎都被雕塑家们忽视了,好像雕塑真是西方的舶来品似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在模仿法国、意大利等国的经典,都在比技术而不是比艺术。一个真正虔诚对待艺术的雕塑家,应当勇于探索,敢于“跨界”,材料、形式都可以创新,目标是创作出时代气息浓郁,情感真实而不造作,个人特色鲜明,有自己风格的作品。许鸿飞天性里很不安分的一面,在他的言谈中袒裎无遗。

  回想起来,肥女人之类的戏谑式作品,从他走出校门不久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无人赏识,他自己也懵懵懂懂找不着北。直到十三四年前,黄永玉先生在广州看到了许鸿飞的肥女人雕塑,眼睛一亮,毫不犹豫鼓励他:“你要继续跳出学院派雕塑的框框,沿着‘肥女人系列’不断尝试。”这一句话,让他备受鼓舞,让他铆足了继续走下去的劲头。

  自2007年肥女人雕塑在香港艺术中心展出受人关注开始,许鸿飞这一系列作品陆续推出100多件,在国内外获得了越来越强的反响。在许鸿飞这里, “肥”更符合雕塑的体积和空间感,肥女人更有生命的活力,有天性的豁达和生活的快乐。在他一系列的《肥女人》雕塑作品中,呈现了种种风格轻松幽默,形象活泼憨厚,个性鲜活真实,充满生活情趣的艺术造型。《肥女人》系列表现出作者与普通观众平等交流,融洽无间的创作取向。在和观众轻松快乐的相遇,在人们的会心一笑中,“肥”却升华为意料之外的美。

  这一颠覆性创作构思,获得了广泛认同,许鸿飞由是声名鹊起。

  透过“许鸿飞现象”,我们发现了若干发人深思的话题。在这里,策展人罗一平先生近期在广东推广的一个创意——“拆”与“建”,恰好可借用来阐释许鸿飞之于广东雕塑的意义。

  其一,价值重构。中国社会正经历着一个根本性的嬗变。价值多元化,物质主义盛行,消费文化泛滥与都市化进程连在一起,文化艺术这时也发生了前所未见的巨变。雕塑艺术惯见的宏大叙事、理想化、英雄化、仪式化、崇高感被消解了,说教意味的创作越来越没有市场。有一段时期,雕塑家日子很不好过。正如许鸿飞对记者所说,“雕塑由于局限于宏大叙事,只做纪念碑式的、象征性的东西,很少做小的架上雕塑,缺乏生活趣味,缺乏亲和力,和人有距离,现实感不强,所以很难被接受。”

  回归观众,这已成为一二十年来艺术创作的一个基本走向。许鸿飞的创作取向,正体现了雕塑艺术价值重构的大趋势。

  其二,功能回归。许鸿飞的敏锐和聪明,在于他看到了过往雕塑艺术的症结所在,也找到了符合自己个性的突破途径。他的作品不以深邃、晦涩的哲理意识去“忽悠”观众,在形式手法上很关注普通人的感官和精神感受,大俗也是大雅,艺术在于满足普通人生活化的诉求,这是功能的回归。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含义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