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文字书法在文物鉴定中至关重要的作用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3-04-27 15:22:48    来源:收藏界   点击:

  前不久,有位藏友捧一蓝布盒,让我给掌掌眼。说是国民党撤离故宫[微博]时,没来得及带走的一盒彩墨,盒上还贴有“民国三十五年故宫文物所封”封条,封条上还盖有文物所公章。我扫了一眼,便说:“不用打开了,假的。”藏友纳闷了,问:“为什么?”我说:“你看看那封条上的字体就知道了。那是电脑扫描出来的‘任政体’书法。”

  任政(1916-1999年),字兰斋,曾是上海邮电局职工。1979年,上海字模厂为填补报刊杂志活字排版缺少行书体的空白,遍邀全国书法家试笔。当时,有40多位书法家参与竞争。作品都隐去了作者的名字,广泛征求读者意见。经过评比投票,任政行书“熔铸百家,妙成一体”一举中标。从此,“任政体”被全国各大报刊和中央电视台采用。以后,又作为“书写标准模本”进入全国规范的电脑字库,深入千家万户。

  目前,中文毛笔字库,至少有30多种。自任政首开先河之后,启功体、刘炳森隶书直到目前的(徐)静蕾体都可在电脑字库中找到。处处留心皆学问,鉴藏也必须跟上形势的发展。

  类似的例子还很多。一方镌刻新魏体(1950年后才正式面世)砚铭红丝砚被当作清初文物在交易;一只刻有刘墉[微博]诗句的文字笔筒,就一定是刘墉自用过的笔筒吗?鉴定者若没有深厚的文字书法功底,打眼就在所难免。所以,文字书法在文物鉴定中的作用,往往至关重要。真伪之间,往往就取决于这文字书法上。但是,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书法史也已有三千多年,要完全掌握,谈何容易?我积数十年经验教训,总结以下四条陋见,意在抛砖引玉,就教同道。

  一、有款求真,无款求善。

  藏界均知:壶以字贵,砚以铭珍。大凡藏品,最好带款,有款比无款更利于考证和鉴定,更能体现藏品的文物价值和文化价值。凡有款识,必以文字书法呈现。藏品真伪与断代,也可由此入手。但是,事实上,许多带名款的文物,并不都是真品。不少老物件后加款总能迷惑不少行家。所以,有款求真,至关重要,关系到真与伪。征真征伪就在这文字书法上面。如刻有纪昀铭记的砚不少,是否真是纪晓岚手迹镌刻,很值得考究。首先,要弄清楚纪的书法风格,风格明显不对,就可以一票否定。如果字迹与纪的书法丝毫不差,也值得怀疑。很可能是制假者,从纪昀某书法作品上集字而成,故十分逼真。因为,即便让纪晓岚重复书写自己的字,也难得见一模一样,更何况铭刻都是二次创作。此外,还应区别竹木牙雕上的名人刻款,是人手工雕刻的,还是电脑雕刻的,后者扫描式深浅均匀。

  再说字画的鉴定,行家都知道,仿画易,仿款难。因为一个人的气质和学养都反映在他的字里行间,甚至反映到每一笔一划上。若有上款,必须弄清楚作者与上款人的关系、交情深浅。书画家的名款不会一成不变,往往各个时期的签名都有所不同。只有掌握了它的规律,才能胸中有数。“无征不信,孤征不立。”“有一份证据说一份话。”今天,伪作水平更加高科技,电脑仿制的印章已不是难事,“双胞胎”字画更是常见。完全一模一样、丝毫不差的作品,一是灯箱制作,一是旧宣喷打,可在百倍放大镜下观看,高科技半印刷品加添墨、加印,最难鉴别,还须结合著录、材质等其他方面定夺。

  无款求善。文物中无文字名款者也不少,那就要从形制、纹饰、材质、包浆等方面综合考虑。无名款的字画、古玩杂件,本色古旧,即使无款,也值得珍藏。如宋代佚名绘画就是例证。某些古玩商为利益驱动,添上名人款,识者认为老货新款,不识者以为拣漏,但始作俑者往往弄巧成拙,就在这文字书法上露了马脚。有道是:画得好不好看画面,题款好不好看学问。造假者多落穷款,因为款字越多,越容易出纰漏。所以,对那些落穷款的画,尤应小心。本来一方清代无边款挺好的老印,偏偏仿刻上吴昌硕边款,印风不同,拙劣的仿款,让人一望就是假货。边款不同于印面,磨也很麻烦。所以,无款求其善,倒也保持文物的本来面貌。

  二、风格归类,排列比对。

  字画历来是做假的重灾区,特别是古字画。将无名头、小名头的字画名款裁掉,添上中大名头的名款,是画商惯用伎俩。但必须风格相似,风格迥然不同的,明眼人一看就能识破。鉴定也是同理。无论书法,还是绘画,首先时代风格要对。风格不对,一票否决;当然,一个书画家一生中各个时期的风格可能略有变化,但用笔习惯不会轻易改变,风格定形后也很难改变。然后,再深入下一步,排列比对,仔细甄别。我们看看专家对黄庭坚《砥柱铭》的鉴定过程,就是这样的。首先确定风格对不对,然后根据作品创作时间,找出作者同时段的作品。当然,还需要鉴定者占有丰富的文献资料。将要鉴定的这件作品放到这一时段中去,如果这一年份缺少作品,可以向前后年段延伸,找到类似的作品,将它们排列比对。因为一个书法家风格的变化总有一个渐进过程,一年或几年内不可能有很大的变化,字形可以不同,用笔习惯却是基本不变的。如王羲之的《兰亭序》二十个“之”字形态各不相同,但仔细研究他点划上的用笔还是一致的。这种细腻微小的区别,只有本身书画造诣深的鉴定家才能体悟出来,这就是书画家和书画评论家出身的鉴定家鉴定书画的优势所在。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作用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