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历史画的艺术真实和历史真实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1-12-26 15:58:48    来源: 东方早报   点击:

  画家知道的只是历史的一角,甚至是一些假象,不只红色历史是如此,现代史上的某些事件也是这样。这正如修史一样,当代人无法修好当代史,当代画家画当代的历史题材画,吃力而不一定讨好。历史题材的绘画不是历史,是艺术,是画家通过自己的艺术构思,运用绘画的艺术语言,表现历史人物和事件,而不是客观地反映历史。

  郑重 

  “厉史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这是一个老问题了,50多年前就提了出来,主要是为了《蔡文姬》、《文成公主》、《武则天》和《海瑞罢官》等新编历史剧提出的。这个讨论延续了多年,但没有涉及到历史题材绘画问题。今天重提这个问题,我以为对当今的历史题材的小说、戏剧、电影、电视剧以及在电视台讲史的人,无疑都是需要的,对我们所讨论的历史题材绘画问题或许有参考价值。这次展出的是油画,而我对油画知之甚少,只能以中国传统的历史题材的绘画说说我的看法。

  历史题材的绘画不是历史,是艺术,是画家通过自己的艺术构思,运用绘画的艺术语言,表现历史人物和事件,而不是客观地反映历史。

  历史绘画与其现实性

  无法看到古代绘画,但从器物的花纹上可以知道,商周时代,已经出现以神话传说为题材的历史画,内容多为黄帝、尧、舜及禹的征战、教民生产的故事。到了汉代,皇帝更加明确和重视历史题材的绘画,汉文帝和汉武帝表现得尤为突出,建上林苑、画古代圣帝贤后于宫室中,大到宫殿门壁之类,小到经史文籍,“无不可图写”。“或颂德业,或表学行,或扬贞烈”。魏晋时代亦是如此,画娥皇女英陶唐诸像,以为观瞻。曹植看了娥皇女英像,说“恨不得如此为妃”,又前见唐尧之像,说“群臣百僚,恨不得为君如是”。顾恺之画《女史箴图》、戴逵画《秦皇东游图》都是当时的历史画。郭熙《林泉高致》:“三代汉以来,君臣圣贤人物,灿然满殿,令人识万世礼乐。”唐代历史题材画尤甚,如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吴道子《送子天王图》。

  历史题材绘画为现实服务,在古代就很突出。

  古代蚩尤是南方蛮夷的首领,被黄帝打败之后,“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这是我们看到的最早历史画为现实服务的记载。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古代器物或石刻蚩尤像,都是一个凶恶的魔道形象,样子很可怕,过去的门神画有的就是蚩尤形象。

  《左传》记载商代历史题材绘画的政治作用:“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商代虎食人卣,台湾学者张光直考证就是蚩尤形象,对世人有着警戒作用。唐太宗向儿子进行“帝范”教育,让他们汲取以前开明皇帝的治国经验和昏庸皇帝的亡国教训,让阎立本画《历代帝王图》,把亡国之君陈后主画得唯唯诺诺的样子。在一张画上如何区别好皇帝和坏皇帝呢?有意思的是,画家用服饰的不同来加以区别。

  唐代张彦远,总结历史题材及宗教为内容的绘画,在《历代名画记》中开宗明义地提出绘画的社会作用,他说:“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以忠孝尽在云台,有烈有勋皆登于麟阁,见善是以戒恶,见恶是以思贤”,已经按主题陈列了。张彦远还讲了历史题材画的长处在于:“记传所以教其事不能载其容,赋颂有以咏其美不能备其象”,他还引用了陆士衡的话:“丹青之兴,比雅颂之述作,美大业之馨香,宣物莫大于言,存形莫善于画”。

  正因为绘画有着“成教化,助人伦”的社会的及政治的作用,要求画家作画的时候要掌握:

  画壮士,有奔腾之势,有激扬之态。

  画王公,有神灵气,不似世中生人。

  画士佛,有情势。

  画恶人,尽现其态(当然是丑态)。

  按照这样的要求,势必带来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矛盾。用现在的话来说,都要美化或拔高。这样,首先就无法做到历史的真实。历史真实和艺术总是处于矛盾之中。

  历史题材绘画兴衰多变

  从绘画史来看,历史题材绘画的兴衰有着独特的规律,大体可以看出,凡王朝兴盛、社会安定,帝王就会重视提倡历史题材的绘画;相反,王朝衰微、社会动荡,历史题材的绘画就受到影响,如春秋战国时代,六朝时代,唐以后的五代。宋以后人物画衰微,更不谈历史题材的绘画了。这种现象和当时的思想背景有关。

  春秋战国时代,诸侯争霸,礼贤下士之风泯灭,而才智之士的觉醒与独立,蔚然竞起,或为合纵连横之说,或倡坚白异同之谈。言论无拘忌,思想无束缚,三代理教的壁垒破坏无遗,各路诸侯都以“自大”为尊,不需要再去画什么历史圣贤作为民众的榜样。

  南北两朝都有几个皇帝欢喜绘画,如宋武帝、齐高帝、梁武帝,不但欢喜,而且自己能画,梁元帝还写了《山水松石格》画论著作,在诸帝的提倡与推动下,画家辈出,绘画蓬勃发展,但所取得的成果不是历史题材的绘画,而是宗教画及山水画,宗教画华绮精巧,山水画冥思玄想,多出新意。宗炳在《山水序》中就说:“峰岫峣嶷,云林森渺,圣贤映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即使画中有前代圣贤的形象,也是作为山水的陪衬,作画的目的就是自我“畅神”,王微的《画序》强调的是“灵动”,“灵而动变者心也”。梁元帝《山水松石格》强调绘画艺术要“思逸”,“格高而思逸,信笔妙而墨精”。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张双龙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历史画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