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高瑀个展《不现实》亮相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2-11-17 13:03:27    来源: 新浪收藏   点击:

  不现实——高瑀个展

  展览时间:2012年11月18日—11月27日

  展览地点:银河SOHO,D座B1,北京市东城区小牌坊胡同甲7号

  开幕时间:2012年11月18日15点

  星空间2012年11月18日在银河SOHO举办高瑀个展“不现实”。这是高瑀自2006年加入星空间以来举办的第4次比较重要的个展,也是他两年来积累的艺术与思想成果的绚烂释放。本次展览亦为银河SOHO举办的首个当代艺术家展览。

  “不现实”的主题命名来自高瑀这样的一个思考:一个思维健康的人,面对这样的现实社会,都应该成为一个“反实在论者”,都应该多多少少有一些白日梦,有一点儿疏离感,拒绝承认目前这样的现实社会就是我们应该认同的。本次展览将展出高瑀11件作品。

  高瑀和他的“不现实”

  文:苗炜(微博)

  高瑀十岁的时候画过一张画,向表哥解释,他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超人,配备哪些高科技手段就能在天上飞,能潜入深海,肩膀上怎样能长出龙脚。那时候,他在乡下,每逢牛马集市,就会去看那些家畜,他的小本子上画了不少马,他知道的第一个画家的名字叫徐悲鸿,他逐渐接触到日本漫画,他上了四川美术学院。他始终没有成为一个超人。他希望对自我有充分的掌控,列过的日程表,写过的计划书,最好都能完成。他崇拜的李小龙就是那种对自我有绝对掌控的人,他希望自己的精神能像李小龙的肌肉一样清晰有条理,不受情绪干扰,时刻保持敏锐的判断力。在确切知道自己不能成为上天入地的“科技型超人”之后,高瑀想成为一个“尼采型超人”,超越自身、超越弱者,能够表现自己,是规范与价值的创造者,自由又自足,可他又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放纵享乐的诱惑,不断背离自己的目标。他说——“成为某种意义上的超人与尘世中泥足深陷的欢乐和焦灼,一直是我闹别扭的原因。”

  我们可以用尼采的另一个名词来解释高瑀,反实在论者(Anti-Realist),文学中不断出现此类形象,《白痴》中的梅什金公爵,《麦田守望者》中的霍尔顿,在这些“孩子一样的主人公”看来,成人社会是靠谎言建立和维系的,“撒谎意味着,一个人开始有意识地区分内在与外在,区分真与假,区分实在和虚幻。” 高瑀长着一张娃娃脸,他的展览叫作“不现实”,现实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目前所处的现实可能远比《白痴》中所描绘的圣彼得堡上流社会要虚伪得多,也比霍尔顿所处的纽约要残酷得多。一个思维健康的人,面对这样的现实社会,都应该成为一个“反实在论者”,都应该多多少少有一些白日梦,有一点儿疏离感,拒绝承认目前这样的现实社会就是我们应该认同的。

  不过,高瑀也没有什么逃脱方法。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特别的灵异事件,有一次喝多了酒,早上醒来,发现家里的冰箱堆满了肉,这倒是有一点儿“超现实”的色彩,不过,头天晚上一起喝酒的朋友告诉他,他们喝完酒经过一个肉铺,那是凌晨四点,肉铺正在进货,高瑀嚷嚷着要买肉,肉铺老板也实在,切了半扇猪肉让他扛回家。于是第二天又有了聚会的理由,朋友们来家里分猪肉。

  高瑀喜欢喝点儿酒。喝多了每每以古龙小说中的人物自况。他喜欢《边城浪子》、《天涯明月刀》中的傅红雪,渴望爱情,容易自怜,结局很惨。他觉得《欢乐英雄》就是一个柔软的童话,一群男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行侠仗义。这有点儿像艺术家的生活画卷,《欢乐英雄》就是波希米亚风情画。他记得,当年美院一位老师说,小李飞刀李寻欢肯定是雕塑系的,每天都拿着把小刀刻木头,刻好了雕像就埋到雪里。也许尼采的“超人”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就是“大侠”,挽救人类的退化,承载着沉重的道德责任。高瑀喜欢古龙远胜金庸,他说,金庸所说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还是儒家那套东西,而古龙笔下的“大侠”,完全是个人化的英雄,担负着普通人不愿承载的道德使命。

  喜欢喝酒的人多少有点儿要逃避现实的意思,只是酒醒之后,会发现自己还留在琐碎的尘世。高瑀喜欢古龙,此人的人格与作品都有缺陷,却浑然一体构成了更强大的感染力,那是一种“儿童化”的状态,天真,却充满破坏性。他画过一张古龙像,跟赖宁、雷锋一起放在他的“英雄”系列中。虽然是个“80后”,可他最早接触的美术教育,考大学、上创作课,还是逃不开“革命现实主义”。这种题材后来被他再拿来用,他画了他的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还有一个幽灵一样的熊猫。

  高瑀说:“对当代艺术有了一些了解之后,我就想推翻那套现实主义教育对我施加的影响,可那些东西真是能渗透到血液里,虽然我们生在80年代,好像没有直接和革命、和毛发生什么关系。”这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用“毛”这个代称,进入到谈论政治的语境当中。不过他很快就能对这样的“煞有介事”进行分析:“并不是我愿意谈论政治,你说,一个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为什么愿意谈论政治呢?因为领导人的变化,政策的变化,都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影响,我们想关心自己的生活,但政治总要关心你。总要影响我们的生活,总是和我们的境遇有关联。”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亮相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