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江西艺术名家访谈系列之色釉大师车一鸣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9-30 15:19:03    来源:新浪   点击:

  

  寻梦瓷都遇贵人

  车一鸣先生,是一位由寻梦画家登临色釉大师之位的传奇人物。他1973年出生于甘肃通渭县,1998年从兰州师范高专美术系毕业后,怀揣梦想,孤身一人独闯瓷都景德镇。彼时的车一鸣委身于私人作坊画瓷,苦心钻研釉下青花与釉里红等陶瓷绘画艺术,微薄的收入令他捉襟见肘,日子过得很是的窘迫。

  第二年,他与朋友合租了一间店面,自己买坯子来画,自产自销,不料日子更是艰难,有点像齐白石初到北京的落魄情形。

  

  这位西北汉子的画风、画法,完全是西部风情那种粗犷、写意的手法,在景德镇千年因循守旧画风的笼罩下很难找到知音。瓷都街头那种复制前人,重复自我,千人一面的画风,误导了南来北往的客人:以为那些呆板、生硬的画风,代表了景德镇陶瓷工艺的正宗。本地人、外来客,没有人关注这位浪迹天涯却倔强、执着的即将破茧而出的色釉大师车一鸣。

  眼看车一鸣想在瓷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蓝天的梦想就要破灭,眼看车一鸣心力交瘁准备转战他乡,幸运之神奇迹般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位慧眼识珠的伯乐就是当年在景德镇陶瓷界咳嗽一声,陶瓷艺术界都会为之震动的著名陶瓷收藏家、鉴赏家孔发龙先生。

  

  孔先生偶然路过车一鸣女友开的小店,当他看见店里摆放着的车一鸣的作品时,睿智的眼神透射出惊喜的光芒,祥的脸庞绽放出欢喜的笑容,仿佛发现了他苦苦寻觅了多年的珍贵的艺术品。孔先生二话没说,当即就挑了几件车一鸣的作品回去细细品味。一次、两次、三次……孔发龙先生最后一次到车一鸣的小店中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地址,约车一鸣喝茶聊天。

  世事洞明的孔发龙先生,凭着他几十年来走南闯北阅人无数的经验,凭着收藏家的艺术敏感与洞察力,他深信车一鸣是一支前途不可限量的潜力股,是一块未加雕饰的灵通宝玉,他决心以自己的财力和影响力来悉心栽培眼前这位陷入迷茫的未来的色釉大师。

  

  车一鸣从此后拨开云雾见青天,跟随孔发龙先生遍访名师,虚心求教,先后得到了王锡良、吴山明、王伯敏和孔仲起等著名画家的辅导和指点,画艺进步神速,日趋成熟。苦心钻研泥与火、色与泥、色与火的变化关系。最后,孔发龙先生以一个艺术鉴赏家的敏锐眼光,确定了车一鸣陶瓷艺术的主攻方向——专攻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史上千百年来未曾有人攻克的高温颜色釉绘画。

  

驾驭高温颜色釉

  驾驭高温颜色釉  高温颜色釉陶瓷绘画的难度,在于颜色釉的运用与烧制温度的控制,因为颜色釉就像一匹没有驯服的野马,世人无法驾驭。釉料开始画在瓷器坯胎上,它的的确确是一个按照艺术家的意志而存在的图案。但烧制过程中却会受温度的干预而变得天马行空,肆意流淌、随处倾泻,滔滔汩汩不择地而流淌,发散开去。高温颜色釉烧出来的图案,简直就像小孩尿床画的“地图”一样,不成形状,不可操控,历代前贤都为攻克颜色这一课题而费尽心血,但都无功而返。

  

  车一鸣有了孔发龙先生的财力、物力和精神上的支持,他的艺术灵性好似如鱼得水,更像龙归大海,自由畅快,生机勃勃。他运用自己所学和聪明才智,参考前贤的点滴经验,在景德镇瓷都这块热土上寂寞地参研耕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愈战愈勇,在色釉的艺术表现力和艺风格上不新地取得突破性进展。

  

  车一鸣把传统中国山水画与传统陶瓷绘画技法巧妙地融为一体,使作品意境含蓄,神韵悠然。既有北方山川之雄浑,又有江南水乡之灵秀;既有北方画风的粗犷大气,又有南方瓷画的精细清秀。车一鸣犹如一位高超的魔术大师,将各种釉料巧妙地按照他心中所需要的分量按比例混合使用,色彩斑斓的花釉,与紫金釉调和在一起,烧制出赤、橙、青、蓝等丰富色彩,用来表现山峦叠嶂,天地苍茫;用紫金釉、乌金釉晕染的山峰、岩石,经高温烧制,呈现的纹理,显示出浑然天成的肌理,与信笔勾勒的树木、房屋和谐地融为—体。莽莽苍苍,混混沌沌,元气淋漓,达化通神,为不可多的神品。车一鸣的高温颜色釉的成功运用,不但为车氏陶瓷作品增添了古雅神韵,更为中国陶瓷艺术的表现手法填补了一项空白。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资讯/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资讯: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