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近代中国画坛的一段佳话:张大千与谢稚柳的交往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8-13 16:39:23    来源:新浪   点击:

  张谢之交指的是张大千与谢稚柳二人的交往,这是近代中国画坛的一段奇缘和佳话。

  张谢的交往初始于二人兄长的交往,亦始于对艺术的同好与互赏。事实上,二人的情谊,恐连“兄弟”二字都难以言表。近日,首次结集的《大风堂余泽——张大千的三十五通书信》将要出版,书中所刊载的部分书信与书画涉及张大千与谢稚柳的交往。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刊发谢稚柳之子谢定伟笔下的“张谢之交”,文章同时针对台湾地区有观点认为“《敦煌艺术叙录》是谢稚柳抄袭张大千”、有文章认为“谢稚柳是张大千的学生”等也进行了澄清。

  

张大千关心谢稚柳的书信手札

  张大千关心谢稚柳的书信手札

  

  张大千与向大延(右一)在八德园中欣赏大阪松

  

  《大风堂余泽:张大千书札卅五通》(浙江人美社) ,徐建华、谢定伟编著

  张谢之交指的是张大千与谢稚柳二人的交往,这是近代中国画坛的一段奇缘和佳话。张谢的交往初始于二人兄长的交往,亦始于对艺术的同好与互赏。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谢稚柳的长兄、近代最具才华的词人谢玉岑在上海南洋中学教书,在西门路寓所与张善孖、张大千昆仲隔壁而居,由此得识张善孖,而后再识张大千。谢稚柳当时在南京国民政府关务署工作,来上海探望兄长,因而也结识了张氏兄弟。谢稚柳后来在回忆初识张大千时曾写道:“当我未识大千时,先认识了他的画。奇气横溢的才调,令人难忘。及认识大千,他浓髯如云,雅善说笑,豪纵自放。才恍然于他的画笔正是从他的性格而来的。”一九三五年,谢玉岑英年早逝。一九四〇年,张善孖离世。两位兄长的交往遂由两位弟弟承继下来。大千年长,是为“八兄”(大千兄弟辈排行第八),稚柳年少,是为“柳弟”,虽未结拜,实际上却像“把兄弟”一般。大风堂门规,弟子必须称谢稚柳为“师叔”。

  

  张大千 画赠谢玉岑《苍龙岭》 甲戌(1934)

  

  张大千 画赠谢玉岑《苍龙岭》 另面

  张谢的交往,首先是艺术与绘画的交往。张大千的绘画初学石涛,后来又推演至八大及明清诸家,才情之高,无不可以乱真。谢稚柳虽然小张大千十一岁,但由于受名师钱振鍠和兄长谢玉岑的教导与提点,“少时弄笔出章侯”,从明代陈老莲的花鸟画入手,青出于蓝;更写得一手老莲书体,惟妙惟肖。然无论书与画,雅趣常在老莲之外。张谢的交往,在这样的基础上开始,自然是相得益彰。“大千八兄”对“柳弟”向来是关爱备至,提携有加,试举两例:其一,抗战时期,大千在四川订制大风堂用纸,每次都在万张之数,而“柳弟”用纸皆来自“八兄”。其二,谢稚柳研习陈老莲书画,张大千寻机特意为“柳弟”双钩白描一幅老莲荷花画稿,并在荷叶旁仔细做注解。在画的下方,大千写道:

  

前排左起:谢稚柳、张大千、陈巨来

  前排左起:谢稚柳、张大千、陈巨来  “柳弟

  兄性卞急,不赖细钩,又山中新年,往来多俗客,心绪益恶劣,此数稿致多乖误,幸吾弟阅时正之。友人严谷声……旧有《山寺讽读图》,今佚,索兄补之,乞弟代拟一诗,能仿李长吉尤感。又盛学明于月内展览,须兄出名绍介,亦乞弟拟一小启,短为妙……

  小兄爰顿首,初四日。”

  又附言:“此老莲中岁(三十余)极用意之作,其体物之深,平生所见为第一。吾弟老莲后身,当亦许爰为赏音也……”(见郑重着《谢稚柳系年录》第三六—三七页)从画稿和书信中可见,大千对稚柳的关爱与赏识,跃然纸上。另一方面,“柳弟”少年时受业于江南大儒钱名山,诗文功底自不在话下,因此“八兄”凡需题画诗或撰文,常常请“柳弟”代笔,由此亦能看出大千对稚柳的倚重与信赖。

共5页: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