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时代人物》陈醉|写艺术之裸体 竞时代之风流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8-12 19:59:10    来源:新浪   点击:

  中国画史上的经典作品与画论著述大多出自画家之手,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非常紧密,这是中国绘画的特点,也是中国画艺术高度的稳定支撑点。随着现代美术教育的发展,研究与创作分科逐步细化,专于研究与专于创作的人成为理论家与画家。但历史上学问与技艺并重、艺舟双楫的艺术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但凡是在当代卓有成就的理论家都坚持艺术实践,且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大多有贡献的画家,也都注重素养的提高,且不乏专业的学术著述问世。[时代人物]陈醉在学术领域的影响广泛,他的创作也同样精彩纷呈。我们可以通过他的艺术之路,了解理论与实践的兼容与共通;也可以从他个性鲜明的作品中找到他艺术的创作源泉与动力,参照并反思当代的美术创作。

  ——阴澍雨

  

陈醉(右)接受王红媛采访

  陈醉(右)接受王红媛采访  陈醉,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美术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理论研究室主任。

  写艺术之裸体 竞时代之风流

  ——陈醉的艺术人生

  王红媛

  王红媛(本刊栏目主持):陈老师好,大家都知道您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美术理论家,同时也是一位成就卓著的艺术家。我知道早年您是先学习绘画,后来又在美术理论上取得很大成果,再后来又在艺术创作领域取得显著成绩。请您简单回顾一下这段曲折而辉煌的历程。

  陈醉(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我想首先应是得益于家庭教育。我的父亲是军人,黄埔六期的。他书法写得很好,偶有书画收藏。他很重视孩子的教育,并让我练习书法,这就从小奠定了我的书画基础。我母亲是在中山大学读了文科和化学两个专业的毕业生,这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妇女是极为少有的。母亲更喜欢文学,那时我家藏书就有巴尔扎克、大仲马等名著的译本,小时候就听过《三个火枪手》等故事。接受这些熏陶,因此启蒙很早。更深刻的还有母亲教我背诗词,她自己则常常吟诗,尤喜一些边塞诗,如“君问归期未有期”之类。长大后才明白,因为父亲是军人,今天出发明天能不能回家都不知道,借此排遣思念。我背会了很多唐诗宋词,这种“童子功”是日后难以重获的。

  

20世纪40年代,陈醉(左一)与母亲、哥哥在广州中华中路云台里寓所天棚。

  20世纪40年代,陈醉(左一)与母亲、哥哥在广州中华中路云台里寓所天棚。  幼时“志向”高远,大人问长大了想做什么,答:“当总统。”其实那时并不谙总统为何物,只是常听大人以崇敬口吻谈论孙中山而拾其牙慧而已。后来真正的总统都逃离大陆,我这个“志向”当然实现不了了。小时候一老和尚给我算命,说此子相貌非凡,日后定能成大器,并要收为门徒。父母当然不依,并传作笑谈。但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在童年的心田种下了“狂妄”的种子。可惜,“钟山风雨起苍黄”,我们家从南京回到了广州,后又回到了故乡阳江。家道一落千丈,尤其背上了一个“官僚”的家庭出身。幸亏读书还行,那是唯一的出路了。阳江一中至今都是省重点,那里有一批优秀的艺术和文学老师。我活跃在课余的美术组、文学组,还办油印的刊物。母亲见我取了笔名,说:“坏诡先生多别号,不要取那么多名字,将来竞选总统会分散你的票数。”其实就是提醒我不要骄傲自满。这时,我真正定下了志向:要当画家,也要当作家。1960年毕业,高考时,由于想“鱼和熊掌兼得”,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的舞台美术系。在这里要学美术,又能学文学——接触剧本,符合志向。恰逢当年高考放宽了一点点“家庭出身”的“门缝”,我才有幸挤进了梦寐以求的高等学校。这一步也就定下了我终身事业的方向。

  

1967年,陈醉为革命历史画创作画模特儿。

  1967年,陈醉为革命历史画创作画模特儿。

  

1976年,陈醉在江西写生。

  1976年,陈醉在江西写生。  上苍继续送我幸运,入学后带我的导师是因中苏关系破裂刚从苏联列宾美术学院提前回国的周本义老师。他功夫非常扎实,手法和面貌都非常新颖。作品色调非常统一,大块面色彩,略带装饰性的造型。他很擅长用各种漂亮的灰色调子,很微妙。作画时直接用群青色起稿,调子的重颜色打底。先薄薄地画最暗的部分,再逐渐丰富画面色彩,厚堆亮部。在造型方面,他经常提醒我们,要重视形式感,注意外轮廓的美。所以画面有相当的主观性,略有构成意味。周老师给学院带来了一股新风。我常去老师家请教,他总是细心指点。看到好处,会来一句“有想法”,这就够我兴奋一段日子。学院为他举办留苏习作展览,那些油画太精彩了。尤其那些银灰调子的人物甚至人体,色彩太微妙了。暑期我有幸负责管理展厅,借此机会认真观摩临摹了一番,非常得意。老师的言传身教使我终身受益,我不但在绘画创作方面获得根本性的进步,而且直到读研究生时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形式感。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研究选题就是人体美——裸体艺术,这些跟老师的教诲和熏陶有着直接关系。

共4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