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安能辨我是雌雄:艺术中的性别扮演和身份认同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12-25 00:40:39    来源:澎湃新闻   点击:

李银河的长期跨性别伴侣“大侠”被公诸于众以后,引起了舆论对于性别和性取向问题的热议。“小波过世之后,我认识了一位异性者,他是一位非常典型的Transsexual(LGBT中的T),”李银河在《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中如此描绘“大侠”的情况,“他是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人。这样的人跟女同性恋的区别在于,他虽然身体是女性,但是自身的性别认同是男性,他所爱的只能是异性恋女人,而不是同性恋女人。”

无论是美国女知识分子的代表苏珊•桑塔格,抑或酷劲十足的中国社会学家李银河,公布自己的私生活不仅会造成轰动的效应,同样也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而在知识界以外,实际上,性别问题一直都是敏感的艺术家热衷与关注的领域。以下是9件与性别扮演、身份认同有关的艺术作品,其中大部分曾经是2010年美国国家美术馆经典展览“藏匿与找寻”中的参展作品。

托马斯•伊金思摄影作品《惠特曼肖像》(1891)

曾几何时,“惠特曼爱好者”和“王尔德的书迷”是同性恋者彼此相认的暗语。1891年,“同性恋”(Homosexual)这个词语尚未横空出世将性劈为“正常”和“异常”两半的世界。美国诗人惠特曼以文字涉及了性别的各个方面,他的诗句成为美国个人主义史上最激进的宣言。他在《桴鼓集》(Drum Taps)和《芦笛集》(Calamus)中赞颂男性之爱。当社会铁板一块拒斥同性恋的时候,惠特曼以自己的诗句和生命,证明欲望的可能性并不是可以被轻易描述和概括的。下面是收录在《芦笛集》中的第一首诗《在无人踏过的草径上》:

在无人踏过的草径上,在碧水外溢的池塘边,消遁的灵魂又展现了生命,禁锢我心灵多年的关于享乐、利欲和循规蹈距的教条都已消失无影。虽然没人会首肯,但我的灵魂清楚地感到,我歌唱的人沉浸在同志的欢爱中。远离尘世的喧嚣,我们的言语吐露着芬芳,在这个无人来到的角落里我自由自在,无所顾忌。强大的生命伴随着我,向我显示了我所追求的一切,我决心只高歌同志情谊,让这首歌延续到我生命的尽头,把这份充满活力的爱延续给后人。四十一岁第九个月的这个下午,我为所有年轻的和曾经年轻的男人而活,我要说出日夜陪伴着我的秘密,我要欢庆同志的爱情。

罗曼尼•布鲁克斯油画作品《自画像》(1923)

20世纪之交在世界多国同时爆发的一系列经济、政治、社会危机,最后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这个社会巨大变革的时期,人们经受了巨大的损失,却也面临许多机遇。特别是旧规则的崩塌意味着新的可能性的诞生。人们有机会逃离小镇的各种清规戒律,在大城市中重塑自己。

在这幅自画像中,罗曼尼•布鲁克斯(Romaine Brooks)使用了一系列复杂的编码和图像化的约定表现出她在一战期间巴黎女同性恋精英团体一员的身份。上层的社会地位以及独立的经济状况赋予她自由表达的权力。她身处的阳台——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之间的门槛,她光鲜的中性化服饰,加上她浓重的口红、敷粉的面部,帽檐投射在眼睛上的阴影……各种细节都象征着她的女同性恋身份。当代学者特萨•特鲁•拉提梅尔(Tirza True Latimer)指出,布鲁克斯创造的这种表现方法影响至今。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感悟
分享到:

关键词TAG: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