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真货难赚钱让玉商改行做假货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1-28 09:00:55    来源: 证券时报网   点击:

 

  学一门手艺

  “张宇有一首歌叫《雨一直下》,我改两个字——玉一直涨,也挺顺口的。形势逼人啊,只好改行了。”至少大半年没在古玩城露面的大杨终于现身,攀谈之下却只见一脸苦笑。

  原来,大杨这段时间跑到苏州学玉器抛光去了。眼看着玉石玉器的进货价越来越高,市场销售却因消费者一时难以接受价格的疯涨而日显清淡,作为玉商的大杨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眼瞅着快没饭吃了”。穷则思变。思前想后好一阵子,大杨顿悟似地觉得光靠买进卖出赚差价不行,得学一门手艺。学啥好呢?自己在玉石界混迹这么多年,算是比较熟悉这一行当了,换做别的活计恐怕是隔行如隔山,怎么说也得跟玉沾点边吧。学抛光?自己性格比较沉稳,也耐得住寂寞,倒是个不错的选择。选定了目标,大杨说干就干,将一些普品存货“一枪打”,批给了熟悉的玉商,筹足了学费和生活费,直奔现代玉雕的兴盛之地——苏州而去。

  也就大半年的时间,回归古玩城的大杨再度摆起了玉摊,目的却由原先的一个变成了两个——继续卖剩下的玉石玉器,不赚钱也行,回笼一些资金支撑日常开销;承接玉器抛光。生意来回做,效果倒也还算不错。“存货卖完就不做玉生意了,专心致志接抛光活。”大杨说。

  玩起了古玩

  既然提到大杨,就不能不说说在古玩城知名度更高的大杨的弟弟小杨。小杨之前以批发兼零售低档玉石为主,量大的时候一次进出货的原石吞吐量甚至以吨计,租住的房间里原石堆得跟小山似的,进出的通道狭窄得只能侧身而过。但最近一两年不仅低档货的质量越来越差,拿货价也一路高歌猛进,销售价却不能提高哪怕一丁点,因为曾经有过的一次涨价动作换来的是几乎无人问津加怨声四起,当天的销售额还不及之前的一成,吓得他第二天赶紧恢复原价,这才把老顾客又拉回来一些。但高成本低售价无疑封堵了利润空间,在将房间里的存货减量的同时,小杨也逐渐萌生了转行的念头。

  小杨跟他哥走的倒不是一个路子,而是做起了瓷器、铜器、木器等被他称为“古玩”的老物件生意。一头扎进自己不熟悉的行当,小杨只好到处拜师学艺,之前最为喧嚣的玉石“十元摊”也随之销声匿迹,听大杨说最近又到北京跟师傅学瓷器去了。我和一位玩瓷器的朋友在他出发前曾去他店里溜达过一次,朋友认为他家的瓷器基本上是老的,但年头都不长,最早的也就是晚清嘉道年间的东西,且几乎不见官窑的影子,市场价都不高。至于一些铜器木器之类,我倒是见他在古玩城的地摊上卖过,一般成交价也就两三百元,并且一天最多也就成交几单,远不如“十元摊”的生意那么火爆。

  货假利润高

  说起改行,还有更直接的主:做了多年的玉器生意,越来越觉得真货不仅赚钱难还压资金,假货就不一样了,“玉件”看上去比真货更完美,更容易卖出高价,成本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蒙住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成功卖出去一两件就胜过做一年的正经生意了。一个之前在古玩城经营玉器的玉商,就在“失踪”好长一段时间后“衣锦还乡”。据知情者透露,这位老兄近年来转战于全国各大玉器市场之间,灵活运用“游击战”、“麻雀战”卖出了不少“羊脂白玉、冰种翡翠手镯”,赚了个不清不楚。我最近也正好给朋友的朋友鉴定过两只白手镯,据说价格都相当不菲,但鉴定结果却十分令人失望:一只由白色石英岩加工而成,也就是行内常说的晶白玉手镯;另一只更是跟玉好不沾边,直接就是脱玻化玻璃(1281, 18.00, 1.43%)制品(最后均经权威鉴定机构鉴定证实)。我曾经在河南南阳石佛寺见过这两种手镯,批发价也就10~20元一只。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玉商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