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张渊:名门莲心 术业不舍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8-15 18:50:35    来源: 新浪收藏   点击:

  ——专访上海书画院终身画师

  文/王言

  一句“这样又可以画画了啊”,说者云淡风轻,听者心如刀绞。有这样一位坚强的女性,出生名门,身不骄;净心素雅,世如莲;淡看浮华,锲不舍,她对绘画的执着,对专业的精进,对教育的奉献,像一部电影,起落曲折,却充满韵致,自有格调。

  主持人:今天见着张渊老师,我是带着一种欣赏、品味的眼光,欣赏她的绘画,品味她的人生,用心去观看沁驻在她血液中的一部旧电影。在访谈之前,我先不介绍张老师,我先来点个名,吴湖帆、陆抑非、张守成、江寒汀、陆俨少、刘旦宅、俞子才;我想稍微精通点书画的人,肯定会既亲切又讶异,这些人都是名垂美术史的大家,和访谈又有何关系?我想这个谜底还是有张老师来揭开吧?

  张渊:我是上海莘庄人,父亲是画家张守成。父亲二十多岁时和王季迁、徐邦达、陆抑非、朱梅村等8位画家成为画坛宗师吴湖帆“梅景书屋”首批入室弟子。父亲尤其精绘花鸟亦擅山水,我深受他的影响,耳闻目染,留心翰墨。而我的母亲陆秀平出身书香门第,也是吴湖帆的得意弟子,堪称“画坛女杰”,就这样吴湖帆先生就是我的太老师了。我小时候随父亲常去“梅景书屋”观摩古画,太先生与朋友、学生评论书画,我也常聆听太先生教诲。吴湖帆先生出身于名门,极善书画,又精于收藏、鉴定,兼通诗词,张大千先生评价吴湖帆先生,说其具有宋人的丘壑,又有元代人的笔墨,唐人的风韵。有一次我将到洞庭东山写生后创作的手卷带去请教,太先生看了十分高兴,夸奖我的用笔厚实,还将一部宋人花鸟画册借给我临摹,使我对宋代院体画有了直接的感受。舅舅陆抑非,是杰出的中国花鸟画大家、书法大家和卓越的美术教育家,被誉为近代花鸟画“四大花旦”之一,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曾在时任杭州浙江美院教授的舅舅家,小住过两个月时间,期间也受到舅舅的谆谆教诲。

  主持人:您学习绘画真的是得天独厚的条件,不仅环境优越,并且这基因和天赋更是无法比拟。除了家庭、血缘之外,您又拜了江寒汀、俞子才、刘旦宅为师,是么?

  张渊:我一开始学画的时候,以临摹父亲的画稿和作品为主。父亲觉得光是临摹,没有创新,不可能有超越,而舅舅也认为“入室”容易,“出室”难,优秀的画家一定要要能够找准方向“出室”,在他们的要求下我转学多师。1959年,在父亲的引荐下,我拜了山上海花鸟四大名旦之一的江寒汀。我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时江寒汀先生家住五原路,在画院附近,衡山路上的一家小饭馆举行了简单的拜师鞠躬仪式。俞子才也是吴湖帆的学生,苏州人,因为我家当时住房条件不错,俞子才先生多年寄居在我家,后来父亲看着我的画越来越有起色,就让我随俞子才学山水画。1962年江寒汀先生去世后,我又师从刘旦宅先生习人物十余年。

  主持人:听说您临摹过陆俨少的《杜甫诗意百图》,也亲得陆先生指点,这是段怎样的经历?

  张渊:陆俨少先生当时也是中国画院的画师,和我父亲是同事。我常以晚辈身份向陆俨少先生请益,虽然未拜师,但却受到弟子般的教导,使我在山水画创作理念、技法、风格等方面收益匪浅。陆先生诗词、绘画、书法各个方面都是很全面,他有一个“三三四”的理论,就是三分绘画,三分书法,四分读书,我对他这个理论一直是铭刻于心。1962年,为纪念杜甫诞生1250周年,陆俨少先生推出专题巨册《杜甫诗意百图》,大约1964年左右我有临摹过,基本忠实于原作。刘旦宅先生非常肯定我的这个摹本,对于我来说是极大的鼓励,并且这一摹本也在几年前有所出版,借此也是对陆翁的追忆,罢了。

  主持人:您在画中常常落款有“天平楼”,这是个怎样的典故?

  张渊:我37岁前和父母一起住在徐汇区天平路。我的父亲命书房名为“天平楼”,家住天平路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更深的因素则是希望天下太平、上天公平。我一直和父母同住,“文革”后由于条件有限,我们一直共用一间书房;结婚后,我的父母们去了美国,我也就沿用了“天平楼”的书斋名,希望能有一个太平、公平的空间,自由挥洒。自日本讲学办展后,因为喜爱青铜风铃的缘故,又添置书斋名“闻铃精舍”,现在是两个斋名都在使用中。

  主持人:您这一生的学画经历可谓是曲折、沉浮好几遭,但是您对艺术的追求却没断过。

  张渊:是的,在文革期间书都没的读,我现在也不过是初中学历,但是我画画一直持续进行的,虽然中间也不少心酸。当时的境况,我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有心爱的画笔,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也许就是缘分。为了不受到批评,为了能坚持画画,我就选用了当时十分有名的雕塑“收租院”,还有样板戏为题材,用白描去描绘社会的“主旋律”。苏格拉底曾经说过,世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所以虽然环境恶劣,但是能够画画我还是很快乐的。想起我最初学画的数十年间,因为父亲被错划为右派的缘故,我的命运之路变得崎岖不平,那是一段人生苦旅。但我又是幸运的,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年代,有一大批德高望重又各具绝艺的前辈,他们以雨露般滋润我、眷顾我、提携我。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张渊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