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蔡国强:烟花为什么不能成为艺术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8-11 11:19:33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点击:

 

  钱梦妮

  日报:你认为艺术的价值是什么?

  蔡国强:这个问题有点像是问水手,大海对你意味着什么。我也经常回到家乡和上海做作品。能通过艺术这种时空隧道,可以在不同国界、不同文化、个人与群体、体制内外、艺术界内外,相对自由地来来往往,这本就是当代艺术的价值。

  当初现代主义出来的时候,就是因为那时的艺术太狭窄,离大众太远;现代艺术作为前卫运动出来,后来慢慢变成了非常系统化,并且很有商业性。我常常开玩笑说,现在是“当代艺术学院派”,本来当代艺术是反学院派的,结果现在大家都很在意美术馆系统、艺术市场、收藏家之类的事情。

  日报:每一个项目的起始点是什么?

  蔡国强:大家很容易说我在中国文化里找元素使用,陶瓷、纸张、火药。但那可以说是表面,其实我是更在意中国哲学在自己艺术里的摸索,比如易经,变化才是根本,变化才能真实,固守不变对我来说是不真实的。还有道家的“无法是法”、“借力使力”,我在不同文化里面可以跟人家互动,借人家文化的故事、技术、素材,创造新的可能性。其后面的价值观就是包容精神,面对不同的文化,首先不能有排他性,无论是乌克兰还是多哈,都可以成为他们文化的一分子,使自己开放、包容,同时又要有自己的坚持。这种辩证关系在我的工作中是比较明显的。

  年纪越大越好玩

  日报:你这两年的成长、变化是什么?

  蔡国强:更儿女情长,花花草草,春夏秋冬。对比我2006年的《撞墙》,现在的《九级浪》,更童话色彩、更温馨;虽然视觉同样很强烈,但却有淡淡伤感。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我两个女儿,现在一个24岁、一个10岁,都想做艺术。小的告诉我长大要在纽约读艺术,我很伤心,告诉她说你是可以自由选择的。你表演得很好,长得又漂亮,我感到你在纽约读表演很好。她说,不会,我只会做艺术。这样的对话,让我伤感,因为我更会敏感和在意了。

  日报:除了艺术之外还喜欢关注什么?

  蔡国强:一张报纸从头读到尾,一天有大概五个小时在网上看各种东西。我主要关注社会,不太关注艺术。因为咱主要就是比较能做艺术的家伙,天性、感觉较好,不会为艺术很痛苦,不是“苦苦琢磨”的那种性格。但对国际政治、中美关系、政治改革啊什么都会关注和思考——看的是别人的观点、第二手资料,但自己也喜欢思考。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蔡国强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