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专访:上海书画院执行院长乐震文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7-11 11:51:26    来源: 新浪收藏   点击:

 

  只有关注了时代的节拍,关注了当下人们的需要,关注了艺术家的想法与动向,那么就掌握了时代的需要与动态,把握了时代的脉搏,最后不知不觉中融入了经典的灵魂。

  主持人:乐院长执掌上海书画院有年,公务繁忙,但在艺术道路上始终勤勉有加,终在经典水墨与现代观念的激荡之中顺势而作。我曾经在一篇报道中看到,您曾经提出在追求笔墨精致的基础上关注“经典生成”,而黄永玉老人也曾说过过:“经典永远当代。”因此,您是如何看待经典问题的?

  乐震文:经典永远当代这句话是不会错的,因为我们每一个艺术家,甚至每一个从事艺术方面工作的人,都会把自己的专业当做生命去珍视。如果不把我们手里的画用灵魂去描绘,那么这样的画,第一个是没有生命力,第二个它就非常的肤浅。“经典”问题,一直是艺术界无法回避的,特别是当代,与艺术标准问题息息相关,何谓经典?何为标准?在这里,我就先谈两点,其一是表层的绘画技巧与技法方面,扎实而稳定的艺术创作手法是基础,是前提条件,是必然条件;其次则牵涉到更深层次对艺术的认识,这来源于多方面的艺术修养,并体现了某一个时代的特征和追求。站在中华文明的角度,对中国绘画、书法艺术而言,东方哲学的思维方式,儒释道的精神影响,造就了中国艺术深藏不露,中庸,不偏不倚的性格与境界。我很崇尚元代的倪云林,他的平远构图,寥寥树影,山间屋舍,无处不在的中国文人气息,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文化精神。另外还有明清之交的八大,近代的弘一大师,他们描绘亦或书写的是心灵的状态,很安静,不浮躁,即便是炉火纯青的技法也无法超越这不可复制的经典。

  主持人:有人说宋元绘画是中国画史上难以超越的经典,自古至今无数拥护者,以各种方式学习、追寻它,但是也有人说这是拟古、仿古,不如抛弃,另辟蹊径,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乐震文:你说的是两个极端,都不可取。宋元绘画艺术几乎处于整个中国绘画的最高峰,它们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与气息,是现在诸多画家所苦苦追求的。因此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吸收宋元精髓的问题,如果仅仅拘泥其图式,纠结于像与不像,同与不同,那就等同于走进了穷途末路。即使是形式仿宋元,而其气息也是无法到达的。在我看来,现代我们最靠近宋元的艺术大师中,张大千和谢稚柳研究宋元最为透彻,不讲究形式,而其气息正而不邪。谢稚柳老师曾有个比喻很形象,他把绘画比作衣服,西装是经典,时装总会过时。也正是回答了你之前的问题,经典艺术是西装,时装是当代所谓的“走在时代前沿”综合艺术形式。宋元是中国绘画史上的高峰,这是社会公认的,那么这样的一个高峰,我们不继承不行,但是一味迷恋继承而不关注时代的需求也不行,所以经典我们要继承,不仅仅是经典的技法,更是经典的思想,经典的灵魂。我们只有掌握了这其中的精髓,哪怕画的是当代的一景一物,也同样经典。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时代的需要”具体是指什么?

  乐震文:时代就是我们生活的当下,其实每一个时代都在研究我们当下该怎么生存的,以及我们生存的需求,宋元如此,明清、民国亦是如此,甚至今天我们都在研究当下如何生存,怎样生存。从古至今的艺术界,有这样一种思维定势,总是在肯定从前而否定当下,但是时间流逝了,再去看我们这个时代,想必又发现有新的经典存在。所以只有关注了时代的节拍,关注了当下人们的需要,关注了艺术家的想法与动向,那么就掌握了时代的需要与动态,把握了时代的脉搏,最后不知不觉中融入了经典的灵魂。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当下我们的艺术还会产生新的经典,可是我们在期待当代艺术大师诞生的同时,西方某些组织,有意识、有目的地从艺术着手,特别是当代水墨,试图影响中国人意识形态。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书画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