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千禧一代的藏家对艺术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2)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8-10 20:44:11    来源:新浪   点击:

  萨拉·艾莉森(Sarah Arison)就是一位属于千禧一代更有社会责任感的藏家。艾莉森是国家青年艺术基金会(National YoungArts Foundation)基金会的主席,也是纽约现代美术馆和布鲁克林美术馆的理事,她认为收藏是她众多慈善项目的一部分。艾莉森说道:“我收藏很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他们都参与到国家青年艺术基金会的项目里来。”在艾莉森看来,收藏这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能“对他们的职业发展产生有益的影响。”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藏家为他们的收藏注入不同的意义。

  新技术与透明度

  

  我们身上有着“与生具来”的科技感(我们的生存经验往往是孤立的,在网络上过度曝光,再加上日益减退的宗教信仰),让我们更容易受到诸如自救大师、过热的 TED 演讲风、AI技术乌托邦论的说辞以及区块链的影响。虽然我们会用代码来进行沟通(比如V、AF、JK、TBH),而且我们也越来越多地从网上买艺术品,但新技术对收藏的影响将是微妙的。

  我们利用新技术来收藏艺术,从而提升个人的品牌建设。但个人品牌的提升并不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而是社交媒体上的数字化身。在特恩特看来,Instagram “真正改变了艺术界的游戏规则,它完全打开一扇新的大门:让大家知道谁拥有哪件作品,谁又收藏了什么。” Instagram 完美地结合了社交与视觉展示的功能。科技促进了更紧密的关联与透明度,这也许对市场有利,但也可能为我们的收藏注入一种从众心理,被 Instagram 上的流行趋势、品牌化效应和各种渠道的蜂鸣营销影响(几乎所有的冲基金经理都对购买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作品感兴趣)。

  身份认同的年代

  千禧一代也许会终结艺术领域当前盛行的一大趋势。如果说19世纪的艺术关于美,20世纪是观念艺术的天下,那么21世纪的艺术讲究的是身份。今年早些时候,我参加美国西海岸一家博物馆的收藏理事会会议。每一位策展人有五分钟的时间进行像“创智赢家”(Shark Tank)一样的推销演讲,说明为什么捐赠的款项要花在他们推举的作品上。随着会议推进,我对策展人鲜少讨论作品本身的价值感到讶异。每个人都把重点放在艺术家的生平介绍上:关于种族背景、性别身份、女权的资历、人生历程中所克服的困难;没有一点是关于作品的构图、形式或者历史背景。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做法与婴儿潮一代的策展人和藏家(迟来的)想要更广义地去重新解读少数族裔、女性艺术家相关。但是我认为它在当下无法长期存活。我们的做法是包容:关键是挺身而进、对社会正义问题保持敏感,还有那包容不断壮大的 LGBTQIAPK 群体。我们认为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是为极其出色的艺术家,而不去强调他是一位出色的黑人艺术家。当千禧一代的藏家开始占据主导地位时,身份问题不再具有革新性,艺术也将再次以自身的美学价值被评判。

  千禧一代的藏家对艺术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

  赶紧适应我们缺乏专注力的毛病吧!“收藏家不是卖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画廊也要适应我们的交易心态。艺术经理人别再对作品的价格表现得吞吞吐吐,要更愿意接受藏家有可能…卖掉藏品。我们看重便利性,这就意味着是时候开始运用虚拟现实功能了。如此一来,无论我们身处尼日利亚的拉各斯或是美国的洛杉矶,都能通过手机远程参与在伦敦的开幕。千禧一代是被视觉入侵的一代,我们被形式万千的图像占据。然而,如果我们想成为新一代的伟大藏家,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放慢速度,学会去欣赏。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