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傅中望:从“去中国化”到“再中国化”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1-08-22 22:32:20    来源: 雅昌艺术网   点击:

因台湾《艺术家》出版社要出版我的著作《中国先锋艺术:1979-2008》,最近,我将2006年在国内出版的《越界·中国先锋艺术1979-2004》[1]一书进行了必要的清理,并增加或删去了少量文字与图片。刚刚寄出光盘,心情格外轻松。再以这样的背景来撰写有关傅中望的评论文章,令我不禁发现:这位艺术家的创作历史简直就是一部压缩版的中国当代艺术史。[2]所以,我也将他作为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个案来看待。
 

  傅中望的个人简历清楚地告诉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作为一名知青,他于19岁那年,下放到了湖北省黄陂县研子公社联丰大队杨家湾,因下放前曾经在武汉青少年宫接受过系统的美术训练,故他后来就很自然地成为了著名“黄陂泥塑”团队中的一个重要成员,而且,由于当时政治的高度集权与绝对的计划经济体制从根本上决定了文化的单向性发展,加上特殊的政治压力,他和许多艺术家一样,怀着虔诚的心情,创作了一系列配合各项政治任务——如批林批孔、忆苦思甜的泥塑作品,其中有些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他也因此在这一个特殊的年代结交了雕塑家钱绍武先生。改革开放以后,随着门户的不断开放与思想解放运动的深入展开,中国逐渐摆脱了“政治第一、艺术第二”的标准。在此情境中,傅中望的艺术道路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他彻底超越了所谓“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模式;另一方面,为了进行自我表现,他也完全超越了为现实政治服务的“主流叙述”。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追求,他将借鉴的目光投向了西方现代派。据介绍,因为对布朗库西、阿尔普和贾柯梅蒂等人的雕塑观念与艺术样式很是崇尚,他当时极想创造一种造型很单纯、很饱和、很有内部张力的雕塑作品,因此,与过去有了内容后再找形式的做法不同。在创作时,他总是会先想法去构思一种特殊的造型,然后再放入适当的形象。很有些“先形式,后内容”的味道。这也使他连续创作了几件带有唯美倾向的作品,如《生命使者》、《慧眼》、《跳》等,并获得了好评。很明显,他的这种艺术价值取向与他在中央工艺美院的学习经历有关,因为这个院校的许多师生受吴冠中先生的创作观影响,更注重对“艺术自律”、“审美自觉”及“形式美”的追求,比较起来,其与试图重归真正现实主义的“伤痕绘画”、“生活流绘画”肯定大不一样。有一个问题,傅中望与许多青年艺术家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即虽然“接轨西方”的做法,令他们取得了一定的学术成果,但也使他们逐渐走上了“去中国化”的道路。站在今天的角度加以分析,我们并不难发现:其根本原因固然和逆反于“极左”的创作模式,进而摆脱对文艺主管部门的依附,以追求独立的身份有关。但更重要的是,身处文化大转型的历史关头,许多青年艺术家恰如身处“五四”激进主义思潮中的先辈那样,都本能地选择了传统/现代、东方/西方、新/旧、进步/落后等两极对立的思维模式。在许多青年艺术家的心目中,现代与西方就等同于先进,传统则是落后的代名词。如若不超越传统就无法现代化。由于其艺术趣味、价值理想与思维方式对于他们追求现代艺术是一种无形的制约力量,所以他们迫切需要从新的艺术样式和观念上对传统艺术进行超越——既包括对1911年以前已有的老艺术传统的超越,也包括对1949年以后出现的新艺术传统的超越。结果,“扬新弃旧”也成了一种艺术时尚。在特定的文化情境中,要不要创新并不是问题,怎样创新才是问题。那些为西方现代艺术所体现的价值观,如强调艺术的纯粹性,追求自我、主观、直觉和潜意识的表现等等,统统被许多青年艺术家所接受。他们还执着的相信,在引进西方新的思想与艺术观念后,中国美术史将会揭开最辉煌的一页,他们也为此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实际上,这令傅中望与许多年青艺术家朝着“去中国化”的方向走得更远。按他自己的说法,在创作更“自由”与完全没有限制后,他的创作反而很混乱,由于不知该朝那个方向发展,他曾经对各种材料和形态都进行过尝试,既有金属的、木头的、石材的、陶泥的;也有抽象的、具象的。其目的就是想探索艺术上多种表达的可能性。从当时的创作数量上看,不可谓不大,但在这一时期因受西方影响太过深重,基本上走的是形式主义的路子。

结束带有盲目性与多方位探索的状况,还是在傅中望接触到了美国雕塑家大卫·史密斯的结构主义雕塑之后。而这对于影响他今后的创作走向非常重要。熟悉西方现代艺术史的人都知道,大卫·史密斯是受西班牙艺术家冈查列兹的影响发展起来的。在艺术创作中,他一向很强调将机器语言与焊接的方式介入到作品的结构秩序中,用以表现当下的真实经验,但因为他同时也有意向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的创作方式学习,所以,他特别强调创作中的直接性、偶发性与自由联想。有充分的资料显示,傅中望在1985年以后,更关注的是两种或两种以上材料的组合与焊接,并由此去创造具有抽象意味的结构主义作品,而不是去雕塑一件件具有明显内聚力的坚强实体。受此想法的驱动,他常常到他工作的单位——湖北美术院附近的一个废品回收站去寻找废旧钢铁材料与艺术灵感,从而创作了一大批金属焊接雕塑作品。客观地看,反映他这一阶段学术成果的应是在“湖北青年美术节”上展出的作品《天地间》(石膏•布•铁,1985年),以及稍后推出的《金属焊接系列》(铁,1986年)。在这些作品中,雕塑家想办法融合了一些中国元素,不仅较好地体现了传统中国文化对宇宙自然的认识,还较好地体现了他自己对“工业文明”的深刻反思,因而受到学术界的广泛好评。可以预测,如果沿着上述创作模式继续深入下去,雕塑家凭着他的能力,完全有可能将作品做得更好、更精致。幸运的话,他或许会在西方结构主义雕塑的范畴中自立门户。更何况他的若干作品,已在很大程度上显示出了某种不同于西方结构主义雕塑的新东西。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感悟
分享到:

关键词TAG:傅中望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0492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