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焦墨千毫皴的技法与审美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7-23 12:29:59    来源:新浪收藏   点击:

 

风云起惊涛拍岸(中国画)51cm x 98 cm 2011年 中国美术馆收藏风云起惊涛拍岸(中国画)51cm x 98 cm 2011年 中国美术馆收藏

  李惊涛

  画有中西之分、古今之别,不仅因为画家所属国度、民族和时代差异使画种、画风迥异,更因为绘画工具、材质,特别是画法的不同,令审美效应有别。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工具理性也是审美理性。千百年来,无数画家筚路蓝缕,殚精竭虑,试图在画法上有所突破,但真正能够有所创造、贡献新质者寥若晨星。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以焦墨作画,意味着再也不将墨分五色,再不借颜料七彩,更不重水墨浓淡,实际上等于捐弃了国画技法通衢,走上蹊径,并且试图在进入绘画艺术至境的过程中,与彩墨殊途同归。从这个角度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中国焦墨画领域,臻于成功的探索者寥若晨星,盖因为焦墨不仅难度高到不胜其寒,还因为武库稀疏,技法不多。

  中国焦墨山水画自程邃以降,黄宾虹、张仃、崔振宽、穆家善诸先生各有建树。穆家善以“焦墨千毫皴”进入焦墨山水画领域,获得邵大箴、范迪安、尚辉等先生一致首肯,使这一画法所表征的概念,业已列入中国画技法武库。范迪安先生认为:穆氏“在焦墨用笔上探寻到了创造的契机,那就是他自己创立的‘千毫皴’——将毛笔揉散开来,运笔之际千毫齐发,随性恣意,极大地增加了笔线的丰富性和表现性,既可以顿挫柔转,力透纸背,又可以如若微风拂缕,精致细密。”[①]由此看来,这种以焦墨为介质、笔端千毫绽放、任由画家自由挥洒以造境表意的方法,已经不是单纯的焦墨山水画技法,它同时是画家的个性精神,是审美主体在创造客体时本质力量对象化的过程,应当引起学界思索与探讨。

  墨分五色,是国画对传统墨相粗分的产物。久而久之,人们也惯于从五色认知墨性,以“淡轻浓重焦”来界定其色阶变化。这种习惯令人忧虑之处,在于它日渐成为“常识”:一是墨色似乎只有五个层次;二是焦墨是墨色中的极致,表达层次感勉为其难。尽管许多有识之士从学理上并不认同这样的“常识”,但由于实践层面鲜有个案支撑,以故目前高校国画专业基础课程讲授墨相色阶,基本上仍然沿用上述理念。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画墨色理论遭遇了实践瓶颈,也许并不过分。

  但是,焦墨不单是墨色,同时还是技法,是筋骨,是肌理,是画家对于自然万象的认知和理解。黄宾虹、张仃、崔振宽、穆家善诸先生,或老草纷披,或焦墨写实,或化重为轻,或千毫写意,都做了积极探索。焦墨常见,皴法固有,为什么“千毫皴”别具意义,有必要溯望穆家善先生艺术生涯的海外背景。穆家善先生旅美17年,是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蒙哥马利学院中国画教授,在美、法、日与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数次举办巡回画展,作品也呈现了明显的阶段性变化。也许拉开与故国的距离,有异质文化作为参照系,更容易看清中国绘画传统质地。他早年曾拜齐白石弟子陈大羽教授为师,是上个世纪“中国新文人画”领军人物,前期作品或追老庄,或取禅意,或表心象,或重构成,都曾为方家称道,引领后侪。中期以表现美国西部大峡谷景象的四条屏为例,堪称力作,是画家以传统技法对线条、设色、构图和笔墨的一次极致表达,舆论更为关注。但是画家反而心绪不宁,做下心结,认为即使传统技法娴熟,笔有出处,依然备受囿限:那不过是中国传统意境镶嵌的异国风光而已,并没充分表现出令他震撼的美国西部大峡谷的壮阔与神韵。2011年初春,穆家善先生年届半百,终获天启,告别了郁积日久的心结,以“焦墨千毫皴”“为中国画添了一法”。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技法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