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创造力才是我们真正的传统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4-02-24 10:21:37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毛泽东《卜算子·咏梅》  1973年  费新我毛泽东《卜算子·咏梅》 1973年 费新我

  马青云    

  费新我曾经这样风趣地说过:“过去我当账房先生时那块白牌子上写的是‘勤笔免思’,现在我用‘勤笔勉思’作为座右铭。尽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含意却有天壤之别。”“思”是他在书艺的“新我”之路上一个最重要的依傍。他的艺术人生绝不缺少精神上的严谨和深刻,不缺少过人的才华,更多的是具有强烈的抱负,艰苦卓绝的追求,晦暗的厄运和辉煌的成功。但在这之中始终贯穿着一条“思”的主线,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充满了问题和发问,没有现成的着落,总是处于“岁月如流,不断新我”的变动不居之中,靠自己的勉思敏悟,际会风云,触发源头,用一管之毫这种应手的技艺经验,抵达艺术的真谛。

  在遭遇右腕关节结核病发、不能使笔的飞来横祸时,他就向左手发问:“我有这么多笔,右手不能用,是不是请你来用?你说用不来,是不是请你来练?你说练不好,是不是请你练完这些笔?练完它们总要比冷淡它们好吧!左手好像在回答:‘那么随你便吧!’”这是在向命运发问,他真正的书法“新我”之路就是从人的生命脚步开出的,并在其中往返回复。这是一种更原本,也更有意义的人生境界,“哪里有危难,哪里就有拯救。”(荷尔德林诗句)接着他又谈到左手练书的进程:“不是一顺笔直的,我和左手互勉,不管道路怎样弯曲崎岖,总得坚毅前进。手中笔也渐渐肯听命了。又读书论,又攻下悬腕悬肘提笔的难关,再进而临南北朝、临晋、临汉诸碑帖,不过写坏了七八支笔,难的渐感不难了,已有人要我字了,也写大字了,又添些要用的笔,再读书论,再加临唐太宗二铭、颜真卿三稿及几种章草。临到后来,‘得意忘形’,取其‘笔意’,遗其‘字形’。至于写作,一面注意章法,力求参差而舒适,哪知这舒适是很勉强的,有人倒说这是拙笔,好的;另一面寻思怎样来提高写出笔意质量,就摸索。我参用了画意,也参用画六法之‘骨法用笔’,还以为书法应该更重骨法。再觅着古书迹,读碑帖。”(《笔与我》)

  费新我的书法“新我”之路,本质上就是在对应这样一个“变动不居”的局面,所采取的思想方法是“唯变所适”。他在1982年河南开文联书协座谈会上讲到过这一应变的过程:

  我右手写字是“练字”,左手起初也练字,后就学书了。我把字与书分成两个阶段而又是连着过渡的,我再把连着的过渡用几个字——“形”“质”“意”“气”“神”——来说明,从“意”字起渐渐走上书法了。后来读着恽南田论山水画有一句“笔墨无情,用之者不可无情”,就感到“情”字重要而插入,调去了“神”字,因感“神”字有些不可捉摸。再后来又感到常见有“神而明之”、“出神入化”字句在,“神”还是可用。后来又想着有一句“书法以神采为上,形质次之”,索性连“化”字也放入,可见我的看法,也是常变动的。反正这都是我的悬想,自己应该去追求的。(原刊于《书论》1982年第10期)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双龙
分享到:

关键词TAG:创造力

----------------------------------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