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克孜尔石窟壁画流失的历史回顾(2)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8-09 17:30:55    来源:新浪   点击:

  1912年5~6月,日本大谷光瑞第三次考察队的吉川小一郎曾在克孜尔停留数日,盗掘了部分洞窟,没有得到出土文物,便盗割了若干壁画,并拍摄、临摹了部分壁画。大谷考察队自新疆带回日本的文物,1910年曾由专家从中选出精品,于1915年出版了《西域考古图谱》,其中有出自克孜尔的壁画11幅,佛典写本6件。大谷考察队的队员都没有受过专门的考古训练,工作比较粗疏,对盗掘物品未作编号,致使后来在整理探险劫掠所获时发生混乱,所以他们的盗掘都没有出版正式的考古报告。因此,队员的工作日记便成了了解他们调查盗掘和文物出土情况的文字材料。这些日记直到1937年才发表在《新西域记》两卷本中,书中有克孜尔石窟壁画和外景照片、洞窟形制以及壁画示意图等。

  3、德国探险队在克孜尔石窟的探险考察活动

  20世纪初,德国柏林民俗博物馆曾派遣“普鲁士皇家吐鲁番考察队” (根据第一次德国探险队主要目的地——吐鲁番而命名)先后四次在新疆地区进行探险考察。后两次考察队分别于1906年和1913年在克孜尔石窟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工作。

  1906年2月26日,德国第三次“普鲁士皇家吐鲁番考察队”到达克孜尔石窟。考察队由四人组成,队长是格伦威德尔(Albert Grunwedel),队员有勒柯克(Albert von Le Coq)、巴图斯(Theodor Bartus)和波尔特(H.Pohrt)。格伦威德尔对洞窟形制、壁画内容和布局、纹饰图案等都作了较详细的记录。勒柯克和巴图斯发现了许多珍贵的古代写本、木板画、塑像、壁画残块等文物。波尔特拍摄了洞窟外景、洞窟形制和壁画,并丈量洞窟、绘制测图。有关克孜尔石窟的洞窟形制图、题材内容及位置分布的记录,主要是在这次考察期间完成的。考察队还给洞窟编号并命名。另外,考察队还盗割了一部分壁画,连同其它文物一起运往柏林。这次考察的收获,除掠夺壁画外,还发现了大量的古写本。探险队成功地将包括第二次探险队所获的224箱的文物带回德国。

  

巴图斯题记 克孜尔第177窟

  巴图斯题记 克孜尔第177窟

  

供养人 克孜尔第184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供养人 克孜尔第184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迦叶头部 克孜尔石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迦叶头部 克孜尔石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比丘及骷髅 克孜尔第212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第四次德国“普鲁士皇家吐鲁番考察队”由勒柯克率领,队员仅有巴图斯一人。他们于1913年7月1日到达克孜尔石窟,第二天就开始工作。这次考察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盗割壁画,其数量远远超过了上次。此次探险队从新疆带回了156箱文物。

  

龟兹供养人 克孜尔第8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龟兹供养人 克孜尔第8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纹饰 克孜尔第67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纹饰 克孜尔第67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38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38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 克孜尔第224窟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4、伯希和在克孜尔石窟的探险考察活动

  1907年,法国伯希和(Paul Pelliot)率领的考察队在库车停留了几个月,考察了克孜尔、库木吐喇以及克孜尔尕哈石窟等,并从克孜尔尕哈石窟窃取了一些脱落在地的壁画,还重点盗掘了库木吐喇石窟南面的都勒都尔阿护尔遗址。伯希和劫掠品中的文献材料大部分收藏在法国国立图书馆,美术品则入藏巴黎卢浮宫,后归集美博物馆。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