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艺术家与颜料之间竟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2)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8-06 17:30:24    来源:盘古艺术网   点击:

  18世纪初,化学家在实验中偶然获得的普鲁士蓝打破了群青为蓝色铸造的高塔。普鲁士蓝的价格只有群青的十分之一,成为极有竞争力的替代品。绘画在这个时刻显得无比现实——在有同样效果的情况下,昂贵的材料被舍弃了。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正是化学进步为艺术家谋得的一种自由。

  

拉斐尔笔下着蓝袍的圣母

  拉斐尔笔下着蓝袍的圣母  颜色的失落

  鲜亮的米开朗琪罗让很多人无法适应。暗淡素朴的色调,似乎才能成全一种怀古,尽管那与当时的“真实”可能相去甚远

  在画布上操纵色料的不只有艺术家,还有时间。时间在色料上着力,从没有人能看到一幅画作最初与最终的样子,因为时间从未停笔。

  画家们总是在为不稳定的色料苦恼。在琴尼诺的手册上可以发现他关于朱砂的记录:“它就本性来说不该暴露于空气中,但在木板上要比在墙上更为持久;因为随着时间流逝,由于暴露在空气中,当朱砂被使用并放在墙上时,它会变黑。”许多中世纪木版画上圣徒的红色罩衫如今看来大多是棕褐色的。这种情况可能更早就被发觉了,庞贝古城的朱砂墙面就涂上了一层蜡以作保护。

  更为观众所熟悉的是广泛的氧化和衰变,使画面变得黯淡、呈现灰度——有趣的是,我们往往把这种黯淡视为一种沉静,或者干脆宣称,那是“时间的痕迹”。值得提醒的是,这种时间画笔作用后的效果,才是我们对那一时期艺术品惯有的认识。希腊雕塑残缺,时有泛黄,有一种理所当然的美感,但想象它们光洁雪白,甚至带着刚雕琢完成时的粉屑呢?中世纪湿壁画神圣肃穆,但它们在当时或许斑斓耀眼。再比如秦始皇兵马俑,当年被埋到地下时也曾被颜料装扮,我们尚可以从一些色料残片中复原它们曾经的信息。然而,我们真的会偏爱鲜艳锃亮的兵马俑吗?

  

微醺的金红色在提香的画中格外醒目

  微醺的金红色在提香的画中格外醒目  西斯廷教堂以米开朗琪罗的穹顶画《创世纪》和壁画《最后的审判》闻名于世。今年夏天走进这间教堂时,逼人的色彩提示我这是经年修复的结果。教堂的重修在1986年被提出后就遭遇诸多反对声音,在1990年代全面竣工。即便所有的清洗和修复都是最顶级的理念和操作,也保护了原作,人们仍认为用力过猛——人们大概无法适应如此鲜亮的米开朗琪罗吧。暗淡素朴的色调,似乎才能成全一种怀古,尽管那与当时的“真实”可能相去甚远。

  仰头看《创世纪》还让我想起另一幅场景,上个冬天,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了米开朗琪罗特展。全景复原的《创世纪》被等比安置在展厅的天顶上——我当时觉得是极好的设计,而那感觉确不及这夏天里仰头时惊异的万分之一——大都会和所有的复制品只能接受永恒的无奈,但这大抵也是大众传播的代价。

  颜色总是要这样失落掉的。

  也在言语破碎处

  词语似乎无法涵盖人们在色相间体会到的微妙感受。说起莫兰迪、马蒂斯们的时候,他们的名字像是各自的调色板

  作家多丽丝·莱辛的代表作《金色笔记》用了五种颜色作为章节区分:黑色笔记描写非洲与种族;红色与革命相关;黄色关于爱情;蓝色则是她的精神轨迹;最后的金色笔记是人生哲理——记忆的不同主题被归为种种颜色,气氛似乎就得到了恰如其分的说明——颜色是辞不达意时常被想起的另一套语言。

  颜色本身要比描述它的词语多得多,人眼可以感知上百万种色彩,却并不能一一表述出来。当然,在一些文化中某些颜色会被概念化为更具体的语词:比如俄语、希腊语等都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词来分别指代深蓝和浅蓝。这大概和他们时常要面对广袤大海有关。即便如此,词语仍无法涵盖我们在色相间体会到的微妙感受。言语在颜色面前是破碎的。

  我也常怀疑,自己描述的红是否与旁人所讲的红是同一种。因着命名的任意性,这一切都无法察验。幸而这些似乎并未阻碍我们用色感交流视觉体验并因此得到快感——我们在说莫兰迪、马蒂斯们的时候,不仅仅是在讲一个个名字,还带出不同的属于他们的色团。他们的名字像是各自的调色板。

  翻译是最难的事。Earth可以指石土、乃至我们站立的星球。把书名BrightEarth译成《明亮的泥土》固然是为了强调颜料这个对象,但也遗憾地少了另外一层会心之意——这个花花世界也是如此光辉炫彩的。

  绚烂的星球拿出自己的彩色的泥土,让人临摹出一个新的色彩世界来。

  在《艺术与幻觉》中,贡布里希强调材料是创作不可跨越的语言,艺术家“无法转录眼中所见,他只能把所看到的转化成他所应用的媒介的语言。他也严格地受缚于媒介所产生的色调范围。”然而艺术家也并非如此被动,他们也同样在与色料的周旋中呼唤着新的可能性。写到印象派画家时,鲍尔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自然是绚丽色相的一支轻快舞蹈,很难通过混合传统材料来模仿。他们需要一条更宽的彩虹。”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