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盘古艺术网![注册] [登录]

波斯细密画:永如白昼的美感

  http://www.artpangu.com   时间:2018-08-05 16:51:08    来源:盘古艺术网   点击:

  阳光炽烈,狭长水池尽头的就是那座据说是纯波斯风格的宫殿了。视线没障碍,可以毫不费力地掠过百余米的碧翠水面,再穿过二十根通透空灵的柱子——哦,不对,是四十根,另一半明明在水里映着呢。经过池边,那石柱上托举着狮子头的女石像那么健康自然地坦裸着上身,一头卷发柔美活泼,与一旁毫无威严感的狮子对置着,很有喜感。

  

四十柱宫 本文均为 资料 图

  四十柱宫 本文均为 资料 图  坐标伊斯法罕,眼前这座的四十柱宫建成于1647年。那正是萨法维王朝时期,波斯细密画也到达其巅峰。这个王朝诞生了最杰出且长寿的细密画大师贝赫扎德,他生活的年代也正是欧洲文艺复兴前期。曾有人把他与乔托和波提切利相提并论。

  殿内墙上细密画是它最好时光的见证。那幅表现“塔赫马斯普一世接见印度国王胡马雍”的大画看得我神往。 画上,主客两人居于正中,塔赫马斯普的两边坐着萨法维王朝的达官显贵、排列着骁勇战士和猎鹰,胡马雍身后是手捧礼物的侍从,坐者为吹拉弹唱的乐师。这幅作品的结构几近对称。据说,那是因为塔赫马斯普一侧的官员要比胡马雍一侧多,为了保持画面的平衡感,细密画师们在这位印度来访者侍从们的旁边并排画上了更多的音乐家。在我看来,倒是这些音乐家和他们手中的笙管笛箫的有趣度远胜了威严的武士与兵器。把酒当歌,以酒侍客。有些细节真是好笑,喝多了的客人放浪形骸,那份自信、自得、自在几乎要跃出墙面,又像是邀你上墙去同饮共唱。

  

四十柱宫内的细密画

  四十柱宫内的细密画  与歌舞升平的题材相比,我更爱另一面墙面上那些眼含春波的波斯男女情侣。他们的神情、持酒具的姿态、衣纹色彩,似可窥见古波斯过往的风情。

  这个城市有过它自己的细密画大师——谢赫·穆罕默德。他能够在画中加入只属于诗歌的激情,重拾远溯至成吉思汗时代几被遗忘的古代技法,先于众人,勇敢地画出了亚历山大偷窥裸体、席琳在月光下沐浴这样的禁忌题材。他还画 乘着飞马的先知、搔痒的国王、酒醉的教长。最厉害的是,他最终让整个细密画界接受了这些形象。也同样是这位大师, 在晚年时却认为自己前三十年间所画的每张图画都是污秽而渎神的。他不惜彻底推翻自己一手创造的艺术,奔走于各个城市,在宫殿、图书馆和藏宝阁里搜寻并销毁出自他手的所有抄本。他焚毁了阿巴斯·米尔扎王子位于加兹温的庞大图书馆, 只因为里面收藏了千百本他画的书册。这位极度痛苦而悔恨 的大师,最后竟然在那场惨烈的大火中被活活烧死。

  这一切听起来真是惊心动魄,复又叹息不止,让我站在这些大画前好一阵回不过神来。

  但倘若不了解菲尔多西的《列王纪》、鲁米的《玛斯纳维》、萨迪的《蔷薇园》和《果园》,甚至连哈菲兹的抒情诗也没读过几句的话,恐怕是无法明白这种绘画与文学的交 融,也无法进一步明白情爱是如何定义宗教的崇高感的。

  表现哈菲兹情诗的细密画在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世俗的爱情表现宗教的虔诚,烘托出神爱的崇高”,这是大师们甘冒失明的危险而渴望达到的细密画的最高境界。奥尔罕·帕慕克在动手撰写《我的名字是红》之前花掉六年时间大量阅读,观看各种美术作品,他说:“我不觉得那是调查研究,相反,我乐在其中,非常享受。”

  据说,四十柱宫内的所有壁画全部使用天然颜料绘制而成,一些是矿物质颜料,比如活性白土、有色矿泥甚至金粉。一些是西亚特有的诸如胡桃木、茜草这样的草本颜料, 还有一种奇特的动物性颜料。壁画中还会使用纯度相当高的阿什拉菲金,再由阿拉伯胶糅合而成。 经过了细密师的配色,我们才得以看到那些玫瑰红、印度 绿、番红花黄,那些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马儿、山丘和天空, 以及永如白昼一样明亮的夜色。

  

四十柱宫内

  四十柱宫内  我经常端详从伊朗拎回的两样东西:一样是细颈圆身钴蓝色的花瓶,另一样是寸余长的牛骨首饰盒。 我钟情于花瓶的色彩和纹样,更轻叹那首饰盒面小画舒适养眼的细密画线条。

  那只花瓶,基本上是把波斯清真寺的主色调带了回来。那些色调和纹样同样妆点着清真寺的穹顶和墙壁,色彩也同样被用于细密画,特别是工匠频繁使用的经典蓝和绿。产生这种色彩的钴蓝,来自本地。这种钴蓝的技艺后来也经由波斯匠人传入中国,催生出后来广受欧洲贵族迷恋的青花瓷。?

  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挑选它们时的情景。穿着白衬衫、蓄着浓密胡须的中年画师穆罕默德先生从他的小画桌后起身接待我们。店铺不大,但有两层,就在伊斯法罕伊玛目广场旁边有着拱廊的小巷子里。几十米开外就是世界第二大广场,眼下它叫“伊玛目广场”,但并不妨碍人们 有时习惯叫起它的曾用名,“国王广场”,那是伊斯兰革命前的名字。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霏霏
分享到:
网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卖新闻: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盘古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4402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06487号
Power by DedeCms